博客首页  |  [晓明]首页 

晓明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晓明  >  真相
铁管子砸到头上没事的人(转载)

27461

法轮功创始人在长春传法初期时的见证(长春老学员口述)*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我今年八十一岁,是师父传法时的第一期学员,也就是《转法轮》书上说的那个:一根铁管子从高楼上下来砸到头上没事的那个人。师父您好啊!我想您啊!我知道我说出来您就知道是我,我等您回来呀!

一九九二年春天在长春胜利公园猴山附近,师父开始传功传法。当时师父穿着一件灰色旧毛衣,穿的都是旧衣服,领着孩子(美歌),带着饭盒。师父那时太苦了。

最开始是在猴山南面朝阳的地方,师父和五、六个人说话,大概师父说:我有功法,咱们炼炼吧。从五、六个人开始炼,一炼就是几十人,后来就开始办班。

有一位长春第五中学老师,在第五中学借来教室,师父的第一期班就在这里。当时十元(人民币)一张票。当时我父亲刚去世,去世的第三天我就去听课,我跟师父说:我没有钱,就几元钱。师父说:不要了。当时师父收的钱都是做书用的。

师父在台上讲课,孩子(美歌)在教室外面玩。我也领着孙子,我孙子就和美歌一块玩。有一次我买两个冰棒给孙子和美歌一人一个,美歌说什么都不要,我说咱们是师姐妹你要吧。美歌吃完后,偷偷的拽师父的衣角,要钱又买一个给我孙子。师父的孩子可懂事了。美歌说:师父什么都不怕,就怕众生苦,众生一苦师父就掉泪。

九二年春天的时候人不太多,等到九三年的时候就老多人了。猴山的南面、东面、西面都是人,新学员铺天盖地(注:现在胜利公园改建了)。师父又办班了,我记得在航空俱乐部办过班,在汽车厂办过班我都去了。那人老多了,楼上楼下都是人。还有很多外地学员,外国学员带着翻译都来了。当时胜利公园附近的空军招待所都住满了。有一个关里的老俩口,老太太来了,老头因在家看孙子没来都急哭了。有一个农村人做梦,说有一个叫“木子”的师父在长春,她就来了。同修们给她一套法轮图形。

有一天辅导员领一位二十多岁的美国女学员来看我,这位美国学员到我跟前左右前后地看我,向我合十。那时很多人听说我被铁管子砸了没事都来看我,我就讲当时我是怎样被砸的,大法轮怎样保护我的:

当时我家在四分局附近住,我家附近有一处盖大楼。有一天我路过那里,突然一根铁管子从高处下来直向我头上砸来,砸到头上又下来扎到地上不倒,我的头砸了一个坑,但不出血,也不疼。我说谁拍我?我回头一看一个白色的大法轮一边旋一边往上升呢!这法太好了,我是真信呢!

我每天早上两三点钟拿着扫把或者铁锹从家出来,走到胜利公园。天黑马路上没有人,公园更黑,我啥也不怕,也不拿电筒。很多时候我去的最早,到公园就炼功,等天一亮拿起扫把和大家一起扫场地。当时很多学员都这样。有一个在铁北住的老太太半夜十二点从家走来炼功,还有一个从金钱堡来的老太太早上三点走来炼功(金钱堡在长春市郊区很远)。冬天下大雪,大家扑了扑雪就打坐炼功,那时条件不好,没有什么羽绒服,就是小棉袄、小棉裤。那时心真齐呀!当时炼功时,师父在猴山的台阶上,学员在南面树林里炼功。

后来师父办班收费想收二十元钱,可是气功协会来人问:别人收费五十元,你为什么只收二十元?师父说:我只是收费做书。但气功协会不同意,最后定下三十元。当时别的气功班都是因为要钱多而气功协会不管,唯有法轮功是因为要钱少被气功协会管。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