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晓明]首页 

晓明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晓明  >  真相
机缘只有一次(大陆法轮功学员)(转载)

27464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当看到明慧《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通知》后,我情不自禁的拿出珍藏多年的第五期广州讲法学习班的学员证等资料。看到这些资料,我仿佛又回到了 199412月的讲法学习班上,仿佛又坐在体育馆的阶梯位置上,静静的聆听师父的讲法,全身通透,沐浴着法光。

这一切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真切,历历在目,而此时遭受迫害的十一年风风雨雨,四千多个日日夜夜就像睡梦一样过去了。我多么希望能像当年一样,再一次亲身聆听师父的讲法啊!

师父说:“机缘只有一次,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精进要旨》〈退休再炼〉)随着修炼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深切的体会到这句话的涵义和分量。

我从小体弱多病,经历坎坷,总觉得人生怎么这么苦,这么不公。但是受党文化的毒害,我不相信神佛,不进庙宇,不关注这方面的事情。我有很多梦想,但是从来没有想到修炼,也不知道有修炼。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初,中国大陆出现气功高潮,很多人劝我练这个功那个功,我都没有所动。

一九九二年的一天,我不知怎么突然想学气功,我跑到公园问哪里有气功学习班,工作人员告诉我在广州图书馆的广场上有很多气功学习班的报名点,我到那里一看,广场竖了很多介绍各类气功的广告牌子,我逐个看,看到一个介绍法轮功的牌子,上面介绍法轮可以每天二十四小时在你小腹里转,我想:这挺好,因为我要上班,没有太多时间。我到售票点买票,售票员告诉我:刚刚才把这块牌子竖出去,你就来了。并告诉我:这个学习班是第一次在广州办,现在只是做推广,还没有通知开班的时间,过一段时间你再来问问吧。我挺沮丧的走了。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我忙于上班和评职称,等哪天想起来再去问时,说学习班已经办过了。我很快就把这件事情忘了。

晃眼又过了一年。一天,我路过某地,看到那里又竖了一块办法轮功学习班的通知。我又跑去买票,告知还未开始售票,只好再等吧。我又钻到常人的工作和各类学习中去了,某天等我出差回来一问,票已经售完了。

这样的情况我碰到了三次。当时我很纳闷:我怎么总没有这个机缘?修炼以后我才知道,每一个人得大法的机缘都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我被人世间的尘世封得太厚。

光阴流逝,直到199412月第五期学习班开班前的几天,一位朋友手捧着学习班的门票送到我手里,说广州办一个气功学习班,很好的,有一个人订了票现在出差去不了,这张票很难才买到,你去吧。当时我对法轮功的了解只是广告牌子介绍的几句,只记得法轮每天二十四小时转。第一天参加学习班,师父一开口讲课就把我震住了,生命的本源告诉我这就是我要找的。

听完第一天的课,我整个人的世界观都变了,这个法太好了!我意识到这个功法的珍贵,意识到这是我生命的重新开始,我下定决心,这辈子就学这个功法了。那张学员证和门票等就成了我最珍贵最值得纪念的物品。就这样,我就一直把她珍藏和保护到现在。

当我第一次感受到我有师父了,我要修炼了,那种发自内心的高兴和喜悦是难以言表的。第二天上课前,我早早就到了体育馆,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坐到座位上去,而是在外面走廊来回走动,突然,不知谁喊了一声:“师父来了!”人群都涌上去了,师父从我们身边走过,大步走入会场。师父高大,亲切,见到师父我怎么会有这么熟悉的感觉,可又总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当时对我来说真是一个很大的谜,那时候刚刚得法,懵懵懂懂的,现在什么都明白了。

从那次近距离见到师父以后,每次上课结束,我都有意走广场旁边的路,(当时的广场和路是连成一片的)希望能在近距离再次见到师父。我想师父一定有小车接送,可是一直到学习班结束都没有等到。在这同时我也看到广场上停满了各式各样的高级小轿车,吉普车,面包车和大巴,九四年的广州很少私家车,广场停的大部份是公务车,一眼看去,几乎有近一半是军牌车,有些司机和警卫员都是穿着军服在等候。从会场走出来的人群,不论是普通百姓,还是企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军中将领,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喜悦,每个人的脸庞都是红扑扑的,在广州这个特殊的气候下,我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连过路的行人都驻足观看,说:这些人从会场走出来,怎么每个人的脸色都这么好看?!

“大法弟子千百万,功成圆满在高处”(《洪吟》<登泰山>),这是师父最愿意最希望看到的啊!写到这里,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希望这些资料能唤起学员的回忆,这一切真的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这一切真的会永恒的留下!也希望世人通过这些资料能从一个侧面了解99年迫害以前,法轮功真的是在中国大地洪传,法轮功学员真的是遍及中国各地,遍及各行各业,遍及各个领域,遍及各个阶层。

自从参加了学习班后,我感到庆幸,还能搭上最后一班车,但是,内心也有深深的后悔,后悔自己当初怎么那么糊涂,错过了这么多次的机缘,那种后悔可不是一般的后悔。99年迫害发生后,在腥风血雨中,我们更加思念师父,更加认识到修炼机缘的珍贵,因此,每当魔难来时,每当仿徨迷惑时,每当在前进的路上想歇歇脚时,我都会提醒自己,一定要珍惜这个机缘。

写起来平淡,事情过程看似都偶然,然而,这一切都是经过多么漫长的精心安排,这里倾注了师父多少心血啊!从1992年到现在,法轮大法在世间洪传已经整整18年了,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大法,不少人进入了大法修炼,每个能闻到佛法的人都是幸运的,大法还在呼唤着每一个人。我相信,人们的心底都会像我一样,渴望着他,等待着他,我相信这一天就在不远。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