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晓明]首页 

晓明
博客分类  >  其它
晓明  >  其它
李有甫从大师到徒弟的传奇(转载)

27798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作者﹕王静雯

【大纪元45日讯】《新纪元周刊》第12期封面故事讲述中国中医和气功领域中的知名人物、曾经是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中心的副研究员李有甫,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断然放弃了他那用无数辛苦汗水换来的名利和成就,成为了一位普通的法轮功弟子。这条从大师到弟子的道路,虽然他走得是如此地毅然决然。但显而易见的是,这不是一个简单和轻易的选择。从大师到学徒,是什么东西能有这么大的吸引力,让大师级的人物甘拜为徒呢?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李有甫从大师到徒弟的传奇
文 ◎ 王静雯 图 ◎ 新纪元

李有甫一战成名,是在1982年的全国民族体育比赛上。当年已经33岁的李有甫,凭着一支3尺多长、拇指粗的鞭杆,使得满堂震惊,并获得了这次比赛的武术冠军。

那时李有甫还是山西大学的武术硕士生。在之后的10多年,李有甫从武术,进入了中医和气功的领域,逐渐成为中国响当当的大师级人物,并且成为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中心的副研究员。这位两个武术名家陈盛甫、陈济生的高徒,也是中国少有既有武术功底和气功功能,又有理论研究功底的大师,后来更成为中国中医和气功领域中的知名人物。

阳春3月的洛杉矶,已是花簇锦锈。在他整洁的家中,李有甫接受了新纪元的专访。李有甫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和善、谦逊,哪怕是对慕名而来者也是恭敬有加,彬彬有礼。他文气的外表,儒雅的气度更像个学者,只是在举手投足中流露出习武人的阳刚英武。他话不多,不愿谈论自己,只是在记者的再三询问下才提起过去的成绩,语调平和舒缓,不急不躁。几次采访下来,记者也领略到了他太极拳般行如流水,刚柔相济、孜孜探求的性格。


鞭杆,是李有甫先生武功绝技之一,内含刀剑枪棍招式,实用而且动作优美。图为李先生正在演练鞭杆。(摄影季媛)

自古英雄出少年

“鞭杆是中国西北的武术技法,融合了刀、枪、剑、棍的手法创立的,既携带方便,又不像刀枪那样容易伤着人,而且动作多变,技巧高超,既进攻灵活,又防身实用,非常好”, 李有甫介绍说,“最早是明朝的一员大将发明的,明朝灭亡后,这位将军出家当了和尚,后来传了几代后就传到了陈老师,他又传给了我,非常好的功夫。”

李有甫说的陈老师,是山西大学的陈盛甫教授,也是中国的第一位武术教授。不过李有甫拜陈盛甫为师,并不是考上山西大学武术硕士之后,而是在文革期间的事情了。

李有甫出生在河北大厂县的农村。大厂虽然离北京不远,但在60年代初中国大饥荒的时期,民众生活也十分困难。“我11岁那年遇上所谓3年大饥荒,村里集体吃大锅饭。全村一二百人每天到队里领取一顿稀粥,稀粥清得就跟洗碗水一样。我们村有个小个子会计满脸麻子,为人很凶。他掌杓时说不给谁吃就不给谁,动不动就打人,一次我看见他把一个饥饿的老人家打晕在地,而他自己却在一旁大吃大喝,既抽烟又喝茶。有次他把我家的那杓稀粥也扣了,我和母亲就饿了一天。还有一次我大哥把部队上省下的生活费寄给母亲,却被会计把钱全抢走了。”

就这样,麻子会计成了李有甫练武的最初动力。而少年的李有甫喜欢看书,尤其是岳飞传和杨家将的故事,经常让他汹涌澎湃,因而下定决心要习武。

第一位老师,是李有甫同学的父亲。这位启蒙老师擅长摔跤,对基本功要求非常严格。李有甫每天凌晨5点起床练功,从未间断。启蒙老师对武德要求也十分严格,不许和不懂武功的交手,也不许打架。麻子会计后来并没有挨打,应该感谢李有甫的这位启蒙老师。

初显武功救同学


年青时的李有甫在练剑。(新纪元资料室)

李有甫坚守启蒙老师的教导,从不外露功夫,直到1968年。

1966年,李有甫16岁,考上了山西太原铁路机械学校,这是一个中专。然而很快就到了文化大革命,沉迷于武功的李有甫,成了一个逍遥派,即不参加任何派系的游离份子。

1968年的夏天,某造反派组织把李有甫的几个同学堵在了一个街道内殴打。李有甫知道后前往探视,被对方数十人堵截。对方二话未说上来就动手。“我当时并没有想打架,只是本能抵抗,他们有枪有刀,但很快被我打倒了好几个人。对方有枪,我跑的时候被一个人抱住了,我没多想拳头就上去了,但挨在他的头停了下来,可能他心有所动,就把我放开了。”

结果这成了少有的李有甫和人动手的一次,结果竟然成为当地青少年的传奇故事之一。“他们传得很玄乎,但其实也就几分钟的事情。”

拜武术教授陈盛甫为师


李有甫拜过多名武术名师,也练过多种门派的武功,除了“太极拳”之外,他也是“八卦掌”高手。上图:李有甫在练“八卦掌”。(摄影 季媛)

 


李有甫的剑式(摄影 季媛)

 


李有甫在练他的成名武功—“鞭杆”。(摄影 季媛)

就在那一年,李有甫在山西大学的牛棚里,找到了武术教授陈盛甫。“陈老师当时已70多岁了,正被关牛棚,每日挨批斗。听说我要拜他为师,他很惊讶。他看了看我,叫我第2天早上6点到他家楼下等他。当时我住的学校离老师家要走4060分钟的路程,我担心迟到,早上4点就起床出发了。等5点多我刚到他家楼下,老师就下楼来了。

他让我演示了一遍我会的东西,说我有基础,练得也用功,但我的方法不对,于是收我为徒。据后来老师说,他开始也没指望我什么,他对每个学生都一样。相反他表扬过很多人,但从来没表扬过我。”

李有甫回忆,陈教授经常表扬师兄弟们,这让他好几年心里不好受。后来才知道老师的苦心。“老师说他一直在观察我,一般来学武的,学了3年、1年或几个月就走了,可我跟着他坚持了10年。10年中我一直很尊重老师,练得也很刻苦,无论天寒地冻还是烈日炎炎,我每天一大早风雨无阻的从大老远赶来学武,尽管几年里老师只教了我一套拳法,我就默默地在那练,从不打扰他。”

后来陈盛甫传授李有甫其他功夫,他不但精练了长拳、底功拳、八挂、太极、刀、枪、剑、棍等功夫,还继承和研习了老师独特的功夫--山西鞭杆。练武之余,老师也教他静坐气功、站桩、八段锦、易筋经、五禽戏等气功养生法。

1979年,李有甫获得山西省传统武术项目业余组冠军,1982年凭着鞭杆,获得了全国比赛的冠军。

太极高手陈济生门下高徒

1977年中国恢复高考,没有读过高中和大学的李有甫,自学大学课程,参加了研究生的考试。因为英文不合格,李有甫直到1981年才考上,成了陈盛甫的武术研究生。陈盛甫教授把这位得意门生,介绍给了自己的结拜兄弟,山东济南武术协会主席,山东武术馆馆长陈济生。

“他的武功很高,据说他年轻时参加全国擂台赛,那些武林高手冠军们和他比武时根本碰不到他的身体,瞎打一阵,反把自己累倒了。我学的是陈济生老师的‘静功太极108式’。 一般的太极拳练数十分钟,而他的108式要练3个小时。练习时老师要求我头上顶个球,无论怎么动球不可落地。

陈济生老师还教我打坐,后来还传了我‘活步太极拳’,‘游身八挂掌’、‘迷魂掌’、‘闪剑’等秘不外传的高深功夫。陈老师常说,慢练就是快练,当真的慢下来达到入静状态时,在别人眼里你就快得不行。后来我才明白这是走了另外空间,两个时空概念不一样。”

武术是分层次的,最低层武术重点是攻击,高一层的就是防守,再高一层就是不攻也不防,随心所欲,出神入化。“陈老师说他收我为徒,一是因为有师兄弟推荐,二是他发现我天性不喜斗也不骄傲,于是他要传我秘不传人的点穴术,一伸手就能把人点死了,非常高超的手法。我听后说我不想学,老师很吃惊,很多人想方设法求他教这个他都没传。我说我想学能救活人的本领,而不是把人害死,于是老师还传了我解穴的高级手法。”

1989年快90岁的陈济生老师临终前要把最后的本领秘传给李有甫,但他因为工作忙未能及时赶到,老师含着泪对自己的小儿子说:“有甫不来,我将这东西带走了,从此没有了。”李有甫现在说起这事,仍然非常唏嘘:“遗憾的是老人家连身边的儿子也未传。我常常为此感动难过,人们常说学生要尊重老师,其实老师珍惜学生胜过学生自己对待自己。”

==========================================
遥诊功能:手掌观病


李有甫和两位被他治好病的俄罗斯小朋友。 (新纪元资料室)

李有甫想要救人的想法,从很早就有了。李有甫是孝子,母亲多病,他早就开始研究针灸和经脉穴位等书籍,还真的大大减轻了母亲的病痛。

“最开始我只是看书,照著书上经脉穴位图找穴在自己身上扎针,后来认穴和下针的感觉,大多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太极是内家功法,练到一定层次身体会非常有感觉。李有甫说,陈济生老师教的108式太极,和别的太极非常不同,内气在身体经脉中行走的感觉也非常不同。练功之余,李有甫也攻读了大量中国中医书籍,包括《黄帝内经》、《伤寒论》,和道家的《云集三千》等,并开始了他的“救人”历程。

找到了独特的治病方法

“我一般用针灸、点穴和中医结合的方法给人治病。今天上午还有个美国妇女带着她刚出生2个月的儿子来看我。他们夫妻俩40多岁了一直没孩子,丈夫家三代独子,西医中医都试了,还花了几十万做人工受孕,两次都失败了。后来找到我,我就跟他们解释,母亲就好比土壤,要让种子发芽就需要合适的阳光水分营养等成分,要按自然规律来调理人体机能,不能强行硬用试管婴儿的外在办法。他们接受我的观点后,经过几个月的调理她就怀孕了。那孩子长得真漂亮。”

1992年,李有甫去俄国科学研究中心工作几个月后要离开时,有一个女孩叫阿琳达,4岁,患有代血病,血细胞坏死,20项血液指标中只有2项正常,人瘦得皮包骨,连头发都干枯焦黄。她父母找到他治病,小孩怕疼不能扎针,李有甫就用耳部按摩的方法给她调理,2个多月后她的血液检查全正常了。

另外一个男孩患有严重的癫痫,每天发作5次以上,正吃饭时发作了,把舌头咬伤了,正走路突然就倒下了,没法正常生活。李有甫给他治了几个月后,基本上不发作了,发作起来也很小。

“关于点穴,我也是把武术、气功和中医结合在一起用的,给很多人治好了病。比如怀柔职工大学有个人上山打猎,不小心从山上摔下来,骨头没坏,但整个人就是动不了,像植物人一样昏死过去了。我一看就知道是闭了穴道,用手点了几下,那人就站起来了。1990年《中国青年报》,《中华儿女》等报导我之后,全国很多人来找我治病,效果都不错。”

2004年,有个基督教的牧师,58岁,他也是我家人的朋友。一天夜里12点了,他太太打电话说他有中风迹象,当天晚上就病重了,送医院急诊,第2天早上医院说脑死亡了,没救了,连他姐姐和儿子都同意医院的说法,准备火化了,但他太太还想试试,就悄悄找到我,我就以朋友的身分进到急诊室给他扎针,2周后他没生命危险了。医生很吃惊,她太太就跟医院讲了实话,说她请了中医给他治疗。医院说中医效果这么好,那就继续治疗吧。我给他全面治疗几天后,他就从危重病房换到普通病房,后来到了护理中心。他身上连着的七八条管子,什么氧气管,输液管、导尿管等,医生说他一辈子都摘不掉的,我扎针后全撤了,现在基本恢复正常了。”

遥诊功能的掌上乾坤

1987年,经朋友介绍,在山西大学当讲师的李有甫到北京参与了由钱学森主持的人体科学研究,并在中国人体科学研究学会下属的研究中心担任副研究员。

“当时中国,能搞科研的很少有武术功能底子,而有武术和功能的人,却很少能搞研究的,所以我就成了少有的又有功能,又能搞研究的一个人。” 李有甫的功能,是“遥诊”,即不接触,甚至不见面就可以知道别人的疾病。

由于苦练太极,李有甫掌上的感觉十分敏锐。当他看到掌上五行八卦分布的说法后,发现如果自己想像把别人放在手中,手掌上会有不同的感觉。“手掌上的各个部位,和人体器官相对应,又有冷热胀痛痲等9种不同的感觉,所以就可以知道别人的病症所在。”

这样的功能,在目前讲究“科学”的中国,不但科学人员难以相信,就连中医都持怀疑态度。李有甫在北京骨科医院进行合作研究,一位老中医当场让他演示。这位老中医曾经留美,历来不信气功和功能。结果李有甫告诉他说,老人有冠心病、十二指肠溃疡,右腿有关节炎。“老中医半晌不出声,最后一拍桌子说,从今天开始我相信气功了。”

“我主要是从科研的角度,测试人体功能的准确性。我有遥诊功能,一般我坐在房间里,让人从屋外进来,我把手一伸或看他们一眼,不用任何仪器,也不用接触他们身体任何部位,我就能说出这个人有什么病,他现在身体的感受。旁边该单位的医生帮我做纪录,事后对照这个人自身的感受和他的病历卡,发现我的诊断很准确。

一天我能这样遥感诊断十几个人。我先后在北京积水潭医院、262医院、中国科学院民族所、清华大学等单位对共计约4千人进行了遥诊,准确率几乎100%。后来不少北京高层,包括国家主席,部长、将军一级的,也请我去帮他们诊病,他们都觉得很好奇,花几十万元才检测出来的病,我看一眼就能说出来,于是不少人都相信了气功是真正的科学。”

现在是中国空军中将的刘亚洲,也曾经见过李有甫,让他遥测夫人李小林的健康。李有甫告诉他说,李小林有失眠症,而且右腿受过伤,刘亚洲证实了失眠症,但却否认腿伤的事。在李有甫的坚持下,刘亚洲打电话给夫人,最后证实他夫人前一年被车撞伤右腿,但没有告诉刘亚洲。

“人的大脑就像一池清水,静下来就可以看到反射的景物”。

=================================
见证转世轮回

“由于我对武术、气功、中医这三方面都有亲身实践和切实的研究,1987年我被聘为北京传统医学研究所常务副所长,中国人体科学学会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开始与中医医院、北京中医大学的研究人员一起研究气功和特异功能现象。我接触了很多具有特异功能的小孩,证实他们真的能看到过去发生的事,能透视人体看病,能具有搬运功能。

举个轮回转生的例子。我曾在人体科研中心对特异功能的青少年进行双盲测试,分别让他们看同一个人的前世,接受测试的这三四个少年分别在不同的城市,互相之间未见过面,更不认识,但他们看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比如有个残疾女青年很出名(这里就不说她的名字了),2岁时被火车轧断了双手,后来她学会了用脚写字,还研究甲骨文。我就让这些特异功能的小孩看她为什么会没了双手。一个北京孩子说她前世是个很恶的动物,用手干了很多坏事,所以这世得还业。一个在广州的孩子说的跟北京的一样,还说她这世比较善良,下辈子还可能修得正果。另外还有个孩子看得更具体,说她前世是个蜈蚣,修得一定的能量,那些触手都变得白白的,但它害死了很多人,这辈子她生下来时手很白。后来她自己证实说生下来时两只手雪白,很好看。

还有位著名编辑,现在已去世了,当时我用天目看他的前生,看到一个好像狮子一样的动物,但毛比狮子少。那些特异功能的孩子说他是个神仙的坐骑:麒麟。我还遇到一个病人,他从腰以下整个下身到脚后侧,每天疼得要命,但怎么检查都查不出毛病,就是疼。后来发现他上辈子是个当官的,经常打人,把人屈打成招,所以这辈子轮到他遭同样的苦了。”

“早在1975年我在一个武术老师家里看到一本书叫《识天机》,是预言中国每年会发生什么的。老师只允许我在他家看,不许借也不许抄。出于好奇,我就把第 2年(1976年)要发生什么的描述背了下来,我现在都还记得上面写着:“人马聚燕南,金殿王者兴。犬吠三千里,骨肉各分帐。”

当时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事后才明白,1976年周恩来死后,有十万多名学生聚集到天安门广场搞纪念活动,结果被说成是“反革命暴乱”。天安门广场就在燕山的南边。那一年华国锋当上了国家主席,登上王者宝座。不久发生了唐山大地震,死了几十万人。不但北京天津受冲击,连新疆那边也闹地震。地震前动物是很敏感的,狗一直叫个不停。晚上人们不敢住在屋里,在外面搭起塑胶小篷子,一家人分别住在不同的棚子里,分帐而睡。

有功能的人是能事先知道很多事的。1989年六四学生运动前,我就感觉推算出要发生流血事件,但没想到那么残酷。

========================================
上下追寻 苦求正道


李有甫说:读完《转法轮》后,我觉得这才是真法真道,我决定不再练“太极拳”、“游身八挂掌”、“迷魂掌”了,因为我探求的是真理,谁能揭示宇宙真理我就学什么。(摄影 季媛)

我能感受到很多东西,但我不想看也不想感受,我也不重视功能,因为这些不足为凭,我重点是在法理上提高,修炼心性。功能只是小能小术,不能解决人的根本问题,只有提高层次才能真正解脱。

高强的武功,神气的功能以及响亮的名气,并不能给李有甫带来真正的满足。“我看了很多相关书籍,中医的,道家的,我感觉到很多书其实讲的是修炼,也感觉到应该有更高的层次,但如何提高,却找不到门路。”

“自从我开始练气功以后,特别是特异功能的研究,让我明白人是有过去世的,这世界是有另外空间存在的,另外空间里有各种各样的生命,有佛、道、神,也有低灵、烂鬼等,而唯物论否定另外空间的存在,把人的认识完全局限在我们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空间里,这样的世界观是看不到宇宙真相的,于是我开始在宗教中寻找人生真谛,我相信宗教中说的都是真的。”

“我有个特点,喜欢钻研。我不看别人怎么做,我就愿意自己思考,探索事物的真相。来美国后我继续研究各种宗教色彩的修炼方式,尝试了许多修佛修道的法门,也有些收获,但最后总感到这些琳琅满目的文化在装饰人类的同时,其基本内涵都失传了,按照书上讲的练,怎么练也提高不大,书中讲的话好像在兜圈子,让人理解不了背后更深的含义,于是我就不停的寻找,苦苦的探索,最后终于找到了。”

1993年,两位美国华侨想在洛杉矶兴办气功和中医的康复中心,在北京找到了当时已经颇有名气的李有甫。后来因为合资人意见不和,康复中心没有正式开张,但却把李有甫引到了美国。

“当时我在庙里教人无数,也看了许多佛经,经常打坐,能够背金刚经。但其中的道理,却没有人能够告诉我。后来发现,其实那些人自己也不知道。”

喜得大法 热泪横流


如今,李有甫已经从一个“大师”重新成为一名普通的法轮功弟子,在1999720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后,李有甫也在街上发真相传单和参加抗议活动。图为李有甫在练法轮功第五套功法。(摄影 季媛)

1996年,寻寻觅觅的李有甫终于找到了他认为是高层次的修炼方法。

中国著名歌唱家关贵敏是山西人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