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晓明]首页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晓明  >  散文
走过风雨十二年

32111

——写在“七二零”到来之即

一九九九年七月
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
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
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
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

这是诺查丹玛斯在《诸世纪》中指明时间的一首预言诗,说的就是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和江泽民相互勾结迫害法轮功的历史大事。

十二年前的七月——1999年7月,当时正是暑假期间,我离校回到老家,和大家组建了一个法轮大法炼功点,每天清早和大家炼功,晚上大家一起学法交流,大家沐浴在佛光中幸福的修炼。

7月20日下午,村子里的一位大娘面带阴森而恐怖的语气说,“电视上报道炼功剖腹,炼这个功死了1400多人啊……”
她说话时不象她本人,极象被什么东西操纵着在讲……

从那天开始,电视、报纸、电台每天都不停的诬蔑造谣,一时间,邪恶铺天盖地而来。

我坚信:师父是最正的,大法是最正的。

迫害开始了,我心里首先想到的是:放假前放在学校一个老师家的大法书籍。

放假前,我把几十本大法书籍让我的学校的老师保管着,当时她是我洪法时的一个新学员。在校期间,我每天清早四五点钟去公园炼功。后来她得知我在炼功,就想 学。她的目地仅仅是得到一个好身体,当然大法允许人带着这种想法进入大法修炼。曾经一段时间,我没去炼功点,把五套功法的动作教会她。即使她只是想学炼动 作,在她身上也迅速出现神奇的功效。以前她睡眠不好,炼功后睡眠出奇的好,并且象有一股能量通透她的背部,感觉特别舒服。

可惜她炼功没多久,就要放暑假了。在放假前,我把几十本大法书籍托放在她家…..

当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镇压法轮功时,电视报纸上不停的诬蔑造谣,黑云压顶,山雨欲来风满楼,人们感觉到一场大的运动就要来了。

于是我迅速回校,告诉自己一定要保护好大法书籍。

刚回校,还没进宿舍,正巧碰上那位老师。她要我赶快把大法书籍拿走,并且说有人向学校的领导告状,说她在炼法轮功,并且对学校告密者愤怒之情溢于言表:不就是炼功嘛!看谁敢把我怎么样?......

我一面保护好大法书籍,先用洁净的布裹着,再用衣服包好,不让有丝毫的损坏。一面向内找,如何走这条修炼路?在铺天盖地的邪恶下,没有很强的正念是很难走过来的。

那时的环境异常险恶,公安到处抓人,当地辅导站站长不知被抓到哪去了。不少修炼者家里的电话被监控,甚至电话声成了盲音。我几乎和所有的同修都失去了联系。

我每天的学法炼功一直没有间断。

怎样做呢?既往没有参考的路。师父的经文《位置》一直在我脑海萦绕,我想要最大限度的放下常人的观念。在我脑海里有一念,我要去北京上访。

通过不断去掉怕心,我走上了北京天安门证实法之路,经过了种种魔难。

风风雨雨中,懂得了什么叫度日如年,度时如年;明白了什么叫“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领悟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风风雨雨中,整整走过了艰难的十二周年。这十二年中,我前前后后被关押了十次,先后历经北京天安门地区分局,北京某看守所,驻京办事处,当地看守所,洗脑 班,当地劳教所,市拘留所,市看守所,戒毒所,省劳教所十个邪恶场所,遭受了百般折磨。 只因不讲姓名地址,被恶警拳打脚踢,被用皮带勒住脖子,在师父的保护下,皮带断掉;被看守所狱警几根电棒电击,脸上被烧焦,一周后脸上奇迹般的留下了万字 符的痕迹;(寒冬)被犯人毒打浇冷水;被犯人灌黄连素粉末,明白了什么叫苦不堪言,那个灌我毒药的犯人第二天早上说,昨晚梦见好大的一条毒蛇缠住他(我悟 到迫害大法的邪恶其实来源于另外空间);在牢房里,饥饿难忍,睡梦中都在找食物;在劳教所里,长期的被关押,遭受折磨;为了保护大法书,从恶警眼底下取回 大法书,并正视她说,“我将用生命维护大法”......

在这十二年,我所遭受的魔难无法尽诉,仅仅是千千万万法轮大法弟子中极小的一点点,如沧海一粟。然而不管经历多少魔难,我们一直走在神的路上,从不动摇。并且在十二年中,让许许多多的世人明白了中共迫害法轮大法的真相。

十二年前,邪恶的江某某说,“我就不相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并扬言“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然而法轮大法在被迫害的十二年,洪传于世界一百多个国家,而江泽民却在全球被起诉,被要求全球公审。

走过风风雨雨十二年,大法弟子已经让世人明白了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发表网址:http://www.zhengjian.org/zj/articles/2011/7/20/76067.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