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晓明]首页 

晓明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晓明  >  真相
反迫害纪实:七月流火《走出红尘》(1)(转载)

39733

作者: 张亦洁
【正见网2012年07月28日】
          1999年7月20日之后的几天,北京城遭遇了百年不遇的高温,地面温度达五十多度,热浪炙人,大地流火! 天地间仿佛告诫世人有巨难发生……
           就在1999年7月20日,新旧宇宙的正邪大战成为历史转折的开篇,一场亘古至今无二对上亿正信真善忍群体的残酷迫害公开、全面爆发……

引 言
         1999年7 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中央、国务院各部委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已形成了很大的一个群体,比如外经贸部、中国科学院、外交部、公安部、国家体委、国家计委、教育部、三机部、航天部等等各部委都有大法弟子,只是人数多少不等,而这其中包括部长在内的各级领导干部中都有大法弟子在修炼。当时我所在的外经贸部,是中央、国务院各部委大法弟子最多的部委之一。仅部机关和各驻外使(领)馆就有不少大法弟子,那时中国八大外贸进出口总公司还在外经贸部管辖之下,各大总公司修法轮大法的人就更多了 。
         1999年7、20,之后,中央610组织首恶李岚清,因曾任外经贸部部长的缘故,对外经贸部的大法弟子死盯死打,后任部长效犬马之劳亦步亦趋,使尽种种迫害手段如:撤职、降级、下放、开除公职;收回住房、拒发工资、取消普调工资、取消奖金、假期及所有福利待遇;逼迫离婚,取消派遣驻外工作,已在大使馆工作的外交官被遣送回国;监视居住、禁止出北京城、设海关黑名单、禁止出国;绑架、洗脑、下迷药转化、拘留、劳教、指使劳教所酷刑转化、指使劳教所延期加刑等等无恶不作。因此,外经贸部也是迫害大法弟子最重、最邪恶的部委之一,其次是中国科学院等 。

明慧



        1999年7月23日凌晨2点多,整个北京城依然沉睡在混沌沌的黑暗中。此时,我正在朝阳区东花市北里小区派出所,因7、20上访被辗转非法关押在这里。
7月21号上访被抓以来两天两夜未眠,我却丝毫不觉困倦。我闭着眼睛,盘腿坐在派出所值班室的椅子上,任凭脑子里翻江倒海……
       突然,大门打开,走进两个人来,我定睛一看,是部办公厅部长值班室的某处长和值班员。
        某处长对我说:“张处您没事吧?”我点点头。
       某处长说:“石部长让我们来接你,送你回家  。”我放下双盘,站起身来准备离开这里,我知道他们已经见过派出所长了。
       某处长又说:“ 石部长说,今天早上请你到班上去。”我抬手看看表,已是凌晨两点多,
         也就是说,几个小时之后我得去上班。我心想:这是他们的第一道金牌!
        车子几分钟就到了家居所在的9号院。7月21日清晨离家上访,7月23清晨3点多钟我被送回家。短短两天两夜,我却感到象经历了一个世纪的风雨,我的大脑盛下了太多的问题。
          打开家门,大厅里空荡荡的,先生国外出访还没有回来,女儿两天两夜守着两层空楼,我直奔女儿的卧室,突然发现大厅的沙发上躺着人,走过去一看是在长春地质学院当讲师的姐姐,她接到了办公厅的通知在等我。我上访被抓突然失踪,女儿便通知了长春的家人,姐姐请假匆忙赶来找我和照看女儿。姐一直属于中士闻道,既不精进也绝不肯放弃。她深知法轮功是高德大法,而且祛病健身有奇效,但就是精进不起来。
         我轻描淡写的和她说了说这两天的去处,安抚了一阵,免去了她的担忧。女儿还在睡觉。这时天已大亮,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两天两夜一身风尘,大脑神经仍处在高度紧张状态,我不累也不困,只是心里太乱了。我迅速地把自己洗干净,一心想打一会坐,我需要定定心,理理思绪,在法上悟一悟发生的这些事情。
身在打坐,大脑却在放电影:北京电视台事件、青年报事件、4、25事件、这两天的经历,一幕又一幕,这么好的高德大法,这么正的师父,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
          一个小时过去了,我依旧没能静下来,索性就坐这想吧,我想师想法,把这些事情用法分析衡定。师父一次又一次的讲法,一篇又一篇的经文,在脑中不断的过啊过……
        5月8日<见真性>,6月2日<我的一点感想>,6月13日<位置>、<安定>,最近一篇7月13号 发表了<再论迷信>。师父从来没有如此高密度的连续发表经文。师父知道一切啊!师父也把握着一切!人类!宇宙!所有的一切!
        师尊在<再论迷信>这篇经文中说:“……特别是当人类社会的道德处于全面崩溃时,是伟大的宇宙再一次慈悲于人,给了人这最后的机会。这是人类应该珍惜万分的希望,然而人却为了私欲破坏宇宙给予人类的这最后的希望,令天地为之震怒。无知的人还会把各种灾祸说成是自然现象。宇宙不是为了人类而存在的,人只是最低下的一层生命存在的表现方式,如果人类失去在宇宙这一层生存的标准,那就只能被宇宙的历史所淘汰掉。
        人类啊!清醒过来吧!历史上神的誓约在兑现中,大法衡量着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
          还有师父在一次讲法答疑中,一个弟子问劫难来了怎么办?师父用了学员的一句话,“头砍掉了我身子还坐这儿打坐呢”。(《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我越想心里越明白,越敞亮,师尊的话再清楚不过了,我们如今已面临劫难……
           突然,我豁然开朗,我一下子明白了发生的这一切是为什么!我明白了为什么!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我跳下床来,冲进大厅,在大厅里高兴的跳啊跳,一蹦老高!我叫着:“姐,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我忘记了一切,满心是在法上的了悟和感动!
          姐“呼” 的坐起来,看我如此兴奋惊讶不已,她不停的追问:“明白什么了?明白什么了?”
          “告诉你也不懂!”
          “快告诉我!快告诉我!”她被我深深的感染。
           我激动的大声的说:“姐,大幕拉开,魔鬼上台!世上的每一个人都要在这个大法的面前摆放自己的位置,每一个人都将在这场大戏中演自己的角色,无一人例外!戏演完了,大
           幕拉上,兑现结局,这件事情就结束了,我们的修炼也结束了。”
            姐愕然,她似懂非懂。
            但从这一刻起,我清醒的知道,深深的懂得:我应该怎样做!我应该如何面对我未来的所有的一切!我们的修炼进入了新的转折!

给迫害垫底的三讲班



         1999年7、20日, 是中共撕掉最后一层面纱,公开镇压法轮功的起始日。而众所不知,在镇压前夜的1999年7月初,江XX突然决定在中央、国务院各部委处级以上干部中开展“三讲”运动。有消息透露这是一次政治大清洗。实际是在迫害法轮功之前,先在中央国家机关来一顿杀威棒,给迫害法轮功垫底。当时我所在的外经贸部不幸被中央指定为 “三讲”运动的试点单位,以积累经验,在中央国务院各部委全面铺开。
          7月初,中央成立的“三讲”督察组进驻外经贸部,上上下下气氛紧张。当时我任办公厅某处处长,被指定参加首批学习班。
            当我在学习班上广泛宣传法轮功的时候,还不知道镇压已近临界点。当时空进入1999年7月20日,新旧宇宙的正邪大战成为历史转折的开篇,一场亘古至今无二对上亿正信群体残酷迫害事件公开全面爆发。
           当时三讲学习进入紧张的“自查自纠”阶段,在学习班一律不准假的情况下,我以“有事晚来一会”的托辞毅然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正在第二期班学习的副处长虹干脆就没打招呼,从学习班跑出来直奔国务院信访办与我会合。
           请“一会儿”假,变成了失踪两天两夜。回来后我们立刻被卷到风口上。法轮功立刻成为全社会的焦点,三讲班里邪恶铺天盖地。江xx责令:“三讲班人人过关、人人表态,不漏掉一个。”

变   脸



         早晨来到班上之后,我首先到办公厅主任那里去打招呼。办公厅主任平时与我工作关系较融洽。但此刻,他满脸阶级斗争,神情紧张。看我走进来无语的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让我坐。片刻,办公厅一位处长走进来,一反常态公式化的朝我点点头,在办公桌侧面的椅子上坐下来,非常紧张的拿出笔、本准备做谈话记录。他们都换了一张脸,就像不认识,那气氛比派出所作笔录审问还敌对。

          我心想,政治真不是个好东西,能使人如此变脸。
          当我证实这一切完全是针对我时,我平静的对办公厅主任说:“您是想审问我吗?还要做笔录吗?如果是这样,很对不起,我将拒绝回答您的一切问题,因为我没有触犯国家任何法律或犯下任何错误,我不希望您采取这种敌对态度 。”
           办公厅主任一脸尴尬,沉默片刻,大概意识到自己太过分、太大敌当前了 ,遂撤走了做笔录的处长。……

            我意识到部机关几十个大法个弟子将面临一场严厉打压的考验。而首当其冲的是正在参加“三讲”班的我和虹 。7.21那天,部里有不少人去上访,也有不少人顺利走脱。我和虹被抓的消息像插了翅膀,飞快的传遍了机关大院。

           这期间,中央公开文件和内部文件一个接一个,一个比一个邪恶和严厉。我以长期机关工作特有的政治敏感,不断的对比中央文件和国务院两方文件的口径、口气,密切关注这场邪恶风暴的风云气象。我发现国务院文件和中央文件对法轮功态度明显相左。中央文件一路禁令,而国务院文件却明确指出,公民有信仰自由。实质上是认可法轮大法,但是这种对立并没有坚持几个回合,国务院顶不住那股邪恶势力而偃旗息鼓。

           这件事在当时的中央和国务院各部委引起很大震动和揣测。最后,终以江XX的一封穷凶极恶的指控信而拍案定调。 一场铺天盖地的镇压迫害愈演愈烈,当初定论的所谓“歪理邪说”被进一步升级定性。从此江XX有了加大打击正信的邪恶理由。

            中央督察组和外经贸部积极支持取缔镇压,像历次政治运动一样紧跟照办,在三讲班及其高调的严厉指出,“在法轮功问题上,政府部门的领导干部必须与党中央保持一致。三讲班所有人都要在‘自检自查’材料中明确阐述对法轮功问题的立场、态度。”

           所有人在规定要求之下都对法轮功问题表了态,包括部领导。小环境的邪恶带动了大环境的邪恶。这时不仅仅是三讲班被逼表态,整个部机关和所有直属机关全体干部被逼人人表态、人人过关。

(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