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晓明]首页 

晓明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晓明  >  真相
反迫害纪实:七月流火《走出红尘》(6)

39837

作者: 张亦洁
【正见网2012年08月02日】

科学和科学家的全面堕落

十七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厅办的小刘走进来说:“张处,下午一点半召开全部大会,中科院的一个叫什么何炸麻的人怪怪的名字——做报告……”

“何炸麻?”我忍不住笑起来说:“真是个名字都叫不顺的鬼,何炸麻就何炸麻吧,这个何炸麻讲什么?”

刘说:“做形势报告……”

我心想,这个魔鬼盯上了法轮功,他肯定是来讲这个问题的。李岚清主抓法轮功后,外经贸部就亦步亦趋的紧跟迫害。李岚清是外经贸部的前部长,外经贸部这么多修炼人,李为了捞政治资本,出于本能的便死盯死打外经贸部的大法弟子。

 部机关大约有几十大法弟子,有的因工作忙或经常出差不能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有的得法之后长期出国工作去了。大楼七层会议室经常保持有二十多人炼功或学法。

7.20之前,部里做出快速反应取缔了这个炼功点。我们的接触和交流变成了三三两两的个别会面,但那时大家还是一个整体。随着取缔日久,镇压的定性不断升级,部里对法轮功学员的处理也越来越严厉,把何XX找来做报告除了表示对上的紧跟之外也是中央对法轮功修炼群体坚决打压的一个信号 。

以诽谤法轮功而臭名昭著的何XX,挑起了全面镇压法轮功的战火之后,便到处做报告播种仇恨和造谣诬蔑。从“四、二五”起,全体大法弟子便开始对这位冒牌科学家的谎言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揭露、讲清四、二五事件的起因真相。我们给中央、国务院写信,给媒体写信,甚至给何XX本人写信。据说中科院的大法弟子曾面对面的对何XX做了不少工作,但这一切并未使它有所收敛和有丝毫顾及,仍然不顾良知道义,无视事实真相,一意孤行的坚持邪恶立场。

在那天下午的大会上,何XX按奈不住仇恨,以极其嚣张的态度和语言,大肆攻击法轮功。当主持会的周副部长让他坐下讲话时,何XX却炫耀强势的一再坚持要站着讲。

会议开始前,我和虹被部领导特别指定在前三排就坐,我清楚这是对大法弟子邪恶的“特殊待遇”。我和虹在第三排正中间大大方方的落座。这下可把何XX的嘴脸、一招一式看了个清清楚楚。从4.25之后我们一直都在和这个魔鬼交手,但从未见过其人。

 何XX外表瘦小、干瘪,头发竖着,戗毛戗刺的活像鬼。他在台上谤师谤法,亢奋、激烈,语言恶毒,媒体上所有的造谣污蔑他都再一次的重复并加以归纳和上线……。

我压抑着心中的厌恶和愤怒,同时也涌出无限感慨。此时,我已在大法中整整修炼了四年半,我和师尊所有的弟子一样,我们修炼的切身经历和感受,早已使我们从现代科学的概念和框框之中走了出来,早已超越了和反正了现代人类科学对宇宙、生命的狭窄定义,感受了人类科学之外的超常神奇的现实世界。所有的真修弟子都如此,只是我们不能面对人类展示给人,甚至不能说给人。

然而,一个真正的科学家,客观的看待物质世界,尊重客观存在现实,是应具有的基本素质和品行;面对浩瀚的宇宙世界他决不是因循所谓科学的定义和教条的工具。当一种自然现象没有被现代科学所证实的时候,作为科学家他的天职和使命是应该奋不顾身的研究和证实它并且实践它,使之于造福人类。然而当现有科学尚不能证实和解释它的时候,便不能妄下结论,更不能把科学置于肮脏的政治目的之中利用其加害于人。

何XX是个挂着“院士”头衔的 “伪科学家”,他背离了科学家起码的良知和德行、使命和责任,他连科学家最基本的素质都不具备。一个名言科学家的人而不司科学、不做学问,却热衷于市井妇人造谣诬陷的饶舌之中,这实在是中国科学界的倒退、中国科学家的耻辱!一个国家的科学家到了这步田地的时候,就是这个国家的全面堕落!

看着这条邪恶的生命,我一边不断的克制内心的厌恶,一边注意的听着他的措辞以捕捉当局迫害的动向。

虹不断的和我耳语,恨不得把他揪下台来。我也从未这样厌恶一个人。对他这种谤师谤法毁众生的邪恶,我在心底里诅咒他。他在中央机关这样到处诬蔑和诋毁法轮功,是这一层生命的劫难和悲剧,他的每一句话,尤其对大法不了解的人,会在头脑中先入为主的种下祸根。对大法种下恶念做出恶行的人是没有未来的!我为这一层生命悲哀和哭泣。

 想到此,我对当局不能理解,何xx绝不仅仅代表自己,这明明都是造谣和诽谤,一个政府怎么能推出这种人 造谣诽谤、祸乱民心呢 ?而且是在中央机关首起祸乱。何XX再有权势可他败坏的是一个国家、政党的威信。怎能让这样的一个人当代言人,共铲党你真就不怕失民心?!……

对 阵 何 祚 庥

十八

何xx站在台上疯子般的挥着手臂鼓噪着,这时,台下会场的局部却不时的发出一阵阵嘘声、议论声、起哄和突然的“鼓倒掌”。我知道这是会场里的大法弟子的反应和抗议。主持会的周副部长发现不对头,两次起身招摇了一下,以示制止。何鬼应该听的看的最清楚,但他故作镇静。

何鬼不顾会场的躁动和反响,终于散完邪毒宣布演讲结束,他话音刚落,突然,庞大的会场里冲出一个嘹亮的声音:“我有几个问题与你商榷!”

一个年轻人站出来,朝着台上的何鬼高声对话,同时他穿越会场快步朝台上走来。

会场所有的人都被这声音惊动。我和虹迅速的对视一眼,回过身去,扫视黑压压的会场寻找那个了不起的“正义之声”,瞬间,会场远处传来支持的“哗哗”的鼓掌声,那个年轻人转眼间就冲到了台上……

从会场发出那一声喝问起,台上的何xx大惊失色,他进退不得。当这个青年冲上台时,他侧对着那个年轻人,嘴里嗫嚅着却发不出声音……

台下人群使劲的鼓掌,年轻人威风凛凛的站在何鬼的面前,台下传来一片催促的喊声:“快说!快说啊!……”。

 青年人稍事镇定、正待提出问题,突然,从后台冲出几个人迅速拉住了他。显然年轻人慢了一步,转瞬间那几个人就把年轻人拽到后台,会场内发出失望的嘘声……

台上的何xx被此一惊,一下子打掉了先前的嚣张和亢奋,一副惊恐尴尬的落水狗窘态,主持会议的周副部长 立即宣布散会,在周的陪同下,何迅速的灰溜溜的退了场。

我和虹激动的站在原地半天未动,替那年轻人叫好同时深深遗憾他未能及时发声,我们俩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后台的出入口,希望那个青年人能从那里平安无事的走出来,但是满场人散尽,却终未见那个年轻人从那里走出来。

后来我知道,那个年轻人是经贸部下属总公司的大法弟子 ,那天不是部机关大会,是经贸系统部分人员会议,对象是全系统大法弟子和党、政、工、青、妇、人事等部门和负责镇压法轮功的部分人员 。

何xx作报告被羞,使外经贸部丢了丑而恼羞成怒。那时我们都知道这个冒牌科学家有连襟罗干的背景,也不是个一般的三教九流的二流子。

年轻人的结果可想而知。大法弟子全体都开始经历邪恶的大、小环境下的历炼。              

陪 绑 威 逼

十九

 对我的“挽救 ”在不断的加码,我被列为外经贸部法轮功的重点人,我在全部组织公开教功的事成了重要问题;在德国参加“国际高级经贸研讨班”时送给德方翻译英文《转法轮》及在研讨班同事中传阅《转法轮》书、洪法等都被一一调查出来,还有担任小区法轮功辅导员等等,都成了我是法轮功骨干的佐证,他们开始拿这些事制造罪名。

我的同胞中任何时候都不乏这等有升迁头脑的、共党重赏之下的勇夫。中共的统治早已扭曲了人性,历次运动中定要以杀一批,考验一批,升迁一批,所谓忠心耿耿的,卖义求荣的,反戈一击的,大义灭亲的,…… 然后便是收买人心的:火线入党、火线提干、破格提拔名堂种种。这种“时事造英雄”,使是非颠倒、正邪不分、善恶不分,人与人之间互相戒备、互相争夺甚至互相残杀,败坏了人伦道德、毁掉了传统的人文环境。上樑不正下梁歪,也不怪谁 ,但我预感山雨欲来 。

办公厅主任通知我,说X部长要找我谈话。

我已经说不上这是第几道金牌了。但我知道是到了真刀真枪面对面的时候了。X部长出面就是处理的前奏,他是副部长,掌管全部的人事生杀大权。

我如约来到他的办公室,外间是秘书室,我打过招呼,推开办公室房门却吃了一惊,我的先生默默的坐在沙发上,表情凝重,他身边站着办公厅主任。X部长站在房中间一语不发。我打过招呼,在先生斜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坐定。X部长随即坐在我的对面,X部长尴尬的客套之后便切入正题。

他明确指出,我必须转变态度,转变立场,跟党中央保持一致,不能再炼……我冷静的听着他冠冕堂皇的说教,他越说越离谱,对大法的观点和看法比媒体说的还要恶毒,我看着身边受毒害的两位严肃的面孔,一种洪大的慈悲和责任漫过我的心头。我想,我必须说话,讲清真相、澄清事实,不管X部长如何想,这是我的责任。

我礼貌的拦下X部长的话题,向他阐述“四二五”的起因和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但是他根本听不进,他不听陈述、不许解释、不许异议,他不断打断我的话肆意的攻击师和法。他认定大法是搞政治,“四、二五”是聚众闹事,而七、二一简直就是暴乱,是反对共产党、颠覆政府。

我说:“作为修炼人我最有发言权。我们修炼法轮大法完全是祛病健身,与政治毫无关系,我们虽然对政治没有兴趣,但是却有着辨别是非曲直的清醒头脑。长期以来,中国人饱经政治运动之苦,无数惨痛教训,使国民再不盲从的去听信谁的话。但是以真善忍为标准的心法并辅以五套功法的法轮大法,折服了亿万民众,使无数重症、绝症、疑难病人起死回生,无数濒临破裂的家庭被“真善忍”幸福的圆融。试想一下,一个毫无效果的功法,一个不讲重德向善的功法,人们凭什么相信他,凭什么不辞辛苦地演炼他,凭什么众口一词地执言上书上访反对取缔!再说,‘四、二五’和‘七、二0’上访丝毫没有超出任何法律条文的限定,反而我们的一切言行都在国家宪法保护之列!……”

X部长截过话说:“X党的天下,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行为违背XX党的 意愿和宗旨。否则X党就将坚决的制裁他,作为一个党员干部你必须和党中央保持一致,没有条件!”

“但是,X党的意愿和宗旨不是法,它无权超越法律之上,只有法律可以制裁,党以意愿制裁是非法!再说,您怎么能认为向党讲真话、讲真相就是违背党的意愿和宗旨呢?这恰恰是相信党、对党负责,而党更要对人民负责,党既然代表人民的利益,就应该倾听人民的呼声,不许人民讲话这本身就不符合党的原则……”

X部长气急败坏的说:“党是听人民的不是听你法轮功的!……”

“法轮功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国民群体,而且他也不是孤立的!何况现在不是文化大革命……”

我突然看见先生痛苦的脸色和欲阻止我的愠怒的眼神,他如坐针毡 ……

我要顾及先生而妥协他们吗?我脑海里顿时掠过一把寒光闪闪的权势的利剑,我顿时语塞。但迅速的、我脑海中又立刻打出一句话:“大法是衡定一切的标准!”

X部长说:“说到文革,我比你更清楚,作为一个政府机关的党员干部任何时候都要维护X党的利益,我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文革的时候,党需要我站到革命一边,我就决裂了我的父亲,坚决跟他划清界线!X党的利益高于一切!我!!就是被X党绑在了战车上,我上了战车,它指向哪儿我就打到哪儿,我就是要维护X 党的利益!现在X党不让你炼了你就不能再炼,再炼那就是和党对抗,江XX给法轮功定了调子、定了性,他就是X教……”

他这一席话说给我、也是说给先生听的。我拦下了他的恶语:

“X部长,我尊重您的革命性,因为那也是您的信仰,您的自由。但我不是被绑在战车上才入党的,是因为X党的初衷、纲领,口口声声是以国家、以百姓的利益为最大利益的,我才相信了它,走进来。您没修炼法轮功,自然不知道真相,但是不管您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我讲的是事实,法轮功和政治毫无关系,我炼与不炼更谈不上和党对抗,着两者之间不存在任何关联,法轮功与党与国家与个人有百利而无一害,这也是中央在全国范围内经过调查统计得出的结论,……”

“党有党纪、国有国法,现在中央令行禁止,作为一个党员干部必须服从,我不管过去是什么结论,现在的结论就是要取缔,希望你能认清形势,端正态度!”

“无论作为一个修炼人,还是作为一个党员干部,我都不能认可这种结论,因为它完全违背事实,实事求不是党常说的、一贯倡导的优良传统吗?为什么无视事实,非要强行把法轮功政治化?而他仅仅是一种观念、一种信仰。修炼法轮功使我们身体健康,品德高尚,更加勤恳敬业,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而且我修了近五年,这四五年来我没生过一次病,没吃过一颗药,全部所有大法学员都是这样,我们为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这难道不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吗?!这些您也是知道的呀!……”

“张某某、你被人利用了!你中毒太深了!……”

“我的头脑、我的思维,谁也利用不了。再说,我讲的是事实而且是不争的事实!……”

我看见,先生深深的埋下头…...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