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晓明]首页 

晓明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晓明  >  真相
反迫害纪实:七月流火《走出红尘》(7)

39854

作者: 张亦洁
【正见网2012年08月03日】

权 柄 下 的 卑 躬

二十

当我走出办公室,身后的门被轻轻掩上之后,一种深深的悲哀袭上心头,我回到办公室默默的想,三人之中有一个是我相儒以沫的丈夫,可他却不能站在我这一边,不可能站在我的一边!当晴空霹雳,暴雨倾盆的时候,我孤独无数次的站在茫茫大雨中,我希望有一把雨伞替我挡一挡,而不是助纣为虐的电闪雷鸣。但是他那双焦灼、无奈和恨恨的眼神一次又一次清晰无比的嵌进我的脑海,象刀戟戳在心上。

人们说,男士把事业看得比生命还重。我也懂得那曾经的血写的“株连”。我既不愿苟且、出卖良知,就惟有默默的理解、忍受他。我是修炼人,不能祈望他一个常人弱者为我承受什么,而他从“七・二0”之后的每一天,愿意不愿意的都在和我共同顶着头上那片黑云,当霹雳闪电下来,人的本能就是去躲雨……

我抹一把泪水,就这样劝自己,心里平静多了。

晚饭,依旧打不破先生的冷对和沉默。饭后收拾完毕,我走进楼上的卧室坐下来读法,而后,零零碎碎的回忆今天的谈话。

我想起一个场景,某部长在一个公开场合上傲然的说,一个老干部找他谈工作,实则要官但要求未果。这个老干部走出门来时还一步三回头的哀求:“某部长,难道我就不能再提一级了吗?我就再没有机会了吗?我就……。”

我对先生说:“你说这世间到底是人与人的关系,还是人与权的关系?为了一官半职,不惜斯文扫地,尊严尽失,全无气节,真是可悲!”

在权势面前谁又敢不弯腰、不低头呢?!老百姓讲话:“这年头除了法轮功还有什么人能不畏强权挺直脊梁? !” 

自诩被XX党绑在战车上的某部长,出身在毛手下第一任中央组织部长的家庭,他风光满身不逊其父。当年外经贸部全权负责我国与世界各国政府间的国别政策、所有对外经贸事务,掌管中国驻全世界一百五十多个国家大使馆的经济、商务参赞处,十几个省市地区的局级特派员办事处,所有的商会、协会和全国八大对外贸易总公司的全部人事、业务大权。同时,纵向指导全国各省市经贸厅的业务。虽为副部长,但是主管人事工作使他权利无限,万人侧目,谁敢不敬与他,想见其后果。而他打压法轮功的后台是前任部长、现任副总理李岚清。

作为先生他不修炼,我不能要求他和我共同顶着头上那片黑云,他一边面对这种局面顶着这种顶不住的压力,一边寄希望于我的妥协以了结这场横祸。谁都知道某部长和李的背后是一个强权政府,其实他们本身就是政府,他们就是政府的权利和意愿的化身。但是,甘心被绑在战车上去卖命的人,只能和战车同归于尽,在最后的战场上灰飞烟灭。

  撒     旦

二十一

几天之后,我再一次被约见。同样地点,同为三人。

某部长开始的礼貌、克制终于尽失。谈话升级,步步紧逼。那劈头盖脑的指控,完全掀掉了任何一点掩饰和丝毫顾及。

表面上一向与先生和我颇为友好的X部长,在正邪的较量上终于失态暴露了本真,他把办公桌拍得山响,威然一副“普天下莫非王土”的居高恃傲和不可抗拒的土匪霸气。可见他上一次和我的谈话是多么的给面子、多么的克制和忍耐。看他眼前的样子,我突然想到,机关里人们背后叫他“党棍”,看来凡事都有原由,真是名副其实!

他严厉地指控我说:“你和XX党对着干,拿着X党的工资,拉帮结社,反对X党,妄图颠覆政府,要知道是XX党培养了你。你要继续炼就是自绝于党,站到了XX党的对立面,决不容忍!……”

我扫了一眼先生,他面无表情,居然镇定自若,就像外交谈判桌上那张公式化的面孔。

“他们坐上了一条板凳吗?”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夹杂一缕仓凉掠过心头。然而,我突然感到放下了对先生的一切顾及而前所未有的轻松。我摒弃一切挂碍坚定的面对这场正邪交量。

某部长越说越邪恶,他开始诽谤师父,什么4.25、敛财、豪宅。……

我立刻打断他的话,告诉他说:“这统统都是荒唐的捏造和诽谤!一个代言党和政府的媒体编造这种谎言太卑鄙和不可思议!……”

他截住我的话说:“你们上访闹事,你们组织严密,神出鬼没,围攻中南海,你们还说没有组织,你们的组织大了,不取缔你们就不得了了……”

我被他指名道姓嚣张的诽谤师父激怒了,我克制着自己的愤怒:“某部长,希望您尊重事实,媒体所有的指控都是百分之百的捏造,请您明辨是非不要接受,这对您很重要!中央电视台和所有报纸都被当局操控。上访不是闹事,是和平请愿、澄清事实,受国家宪法保护。对李洪志先生的指控一方面把他的话断章取义,另一方面捏造事实无中生有。这很可耻!通过舆论造谣给人定罪,进而把一亿修炼群体推到政府的对立面,把法轮功问题强行政治化,这有损党和政府的威信,共产党这样做必失民心! ……”

“张XX!你顽固坚持法轮功的立场,你就不是共产党员,你就是跟共产党敌对!”他拍着桌子怒不可遏。

“可我说的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他拍着桌子喊:“张XX,你很反动!”

“您不要扣帽子,正因我是一名党员,我有讲清事实,反映问题的权利和义务!‘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不是共产党一贯倡导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吗?!它不是挂幌子、搞欺骗的!凡事上纲上线,我们就没有谈话的前提。……”

 “张XX,你冷静点!”传来先生恼怒的声音……

我知道这对先生是一种折磨。其实他最清楚法轮功如何,对不了解法轮功的人我还要阐述一番,但是,他是看着我修过来的,孰是孰非他心里最清楚。当初和家人共同劝阻我的时候他是一种心态,而眼下这种逼人口是心非角色转换,良知会使他矛盾和痛苦,但是,我必须要讲清真相。

某部长恼怒的吼道:“张XX,你没有权利和我这样讲话!你以为我在和你讨论和你磋商吗?!我是在警告你,同时要求你:放弃法轮功,站到党中央一边,站到党的一边!要顾及你的后果、前途!我就不信你法轮功高于一切!”

我说:“共产党不搞一言堂,党内允许有不同意见,对法轮功的问题,国务院的文件明确指出,尊重国民意愿,信仰自由。很明显党内有不同意见,有明白人,他们清楚法轮功根本不是和政府对立、搞什么政治!他们很清楚“四、二五”的起因是因为天津擅自抓人,反把矛盾上缴而引起上访,朱熔基已很妥善的解决了这个问题。现在推翻过去的处理从新追溯、定性、取缔法轮功将伤及亿万民众。何况‘四、二五’的上访完全符合宪法规定……”。

“我告诉你,怎么狡辩都没有意义,现在江XX下定决心处理法轮功,我现在是代表部党组和你谈话,要你选择,不要走绝路,自绝于党,而你所做的一切我们都清楚。‘四.二五’你参没参加?”

“我到德国出差,4.25当天回国,参加…… ”,

他突然截住我的话吼道:“对!你在德国高级经贸研讨班里、在那种场合你也到处传播法轮功,送书!结社!你还在全部教功!这都是你所为!”他一边喊一边把办公桌拍得嘣嘣响。

“什么叫‘结社’?难道送一本书就是‘结社’!?再说国家的宪法规定‘结社’也自由。书是国家 书店公开发行的,说法轮功好也是共产党宏扬的,一夜之间就变成了歪理邪说,我们讲一句真话就是对抗政府,这是哪家王法?!这不正常!”

“你是说共产党不正常!?……”

“请不要引伸,那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 ”

“什么叫和党保持一致!?现在国家定了性,就是要取缔,不但不许公开炼,在家也不许炼!共产党员讲党性,党有党纪;你是处长,同样政有政纪,党纪政纪都要求你改变态度,不许再炼!法轮功给你什么好处?受蒙蔽,受欺骗,和自己的丈夫都离心离德,丧失党性,丧失理性,一意孤行,你这样下去XXX都得和你离婚。我就不信你抗拒到底,敢和共产党叫阵……”

“我从修炼法轮功那一天起时刻奉行“真善忍” 法理,勤勤肯肯的工作,纯纯正正的做人,再也不计较个人得失、功名利禄。我就不明白这有什么错?!有不同意见就是反对党?这是扣帽子。谁蒙蔽谁,谁欺骗谁,谁强加于谁,你们心里最清楚!我绝不会放弃修炼,因为修炼法轮功没有罪!信仰无罪!谁也吓不倒我!我也绝不接受……” 。

“这不是你接受不接受,你是共产党的干部,共产党培养了你,给你饭吃,你只有一个选择,……”

“不!你错了,是我的付出、我的辛勤劳动养活了我自己,是X党使用了我的聪明才智,我也是愿意为这个国家和人民出力,仅此而已。而我有权利选择我的信仰,因为那完全是我自己的事……”

“我告诉你,和共产党对抗绝没有好结果,X党对法轮功绝不手软!你不记后果,不可救药!……”

他再次重复电视里的造谣污蔑不断的发挥和上线,不断的拍着办公桌。我再次拦下他的恶言恶语 。

我说:“作为部领导,这么大的事情请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用自己的良心去体会再下结论,不要用别人的嘴巴判断事物……”

“法轮功就是XX,你没有权利教训我!”他吼道。

“我没有教训你的意思,只是认为那不应该是你的水平!”

“张XX你是不记后果了!……”他又拍着桌子吼了一大堆威胁的话。

话到此,我也一字一板的对他说:“我知道你拥有一切权利,拥有一切手段,能做到任何你想做的!但是,作为一个修炼人,我早已视功名利禄如粪土!甚至——置生死于度外!

嘣!我悲壮凛然的拍响了办公桌……

第二次谈话,就这样结束了。

置 生 死 于度 外

二十二

事后,有当时在场的同事偷偷告诉我说:“你走后,不知为何某部长流泪了,凶多吉少啊,谁敢跟他拍桌子啊!谁见他都恨不得三叩九拜的,你真是的……我知道你没有错,但是亦洁——代价太惨重了……”

我默然无语。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千言万语都免了,我心只剩一句淡淡的话:我已置生死于度外!

凶多吉少的眼泪,是撒旦泪。共产党的高官习惯了人们噤若寒蝉的仰视他们,倚仗手里的权威展示他们无所不能的跋扈与专横。他们不明白他的权可以管人,但不能管人的思想;他的权利可以让人一步三回头,甚至对他三叩九拜。但他不明白人们一旦认识了宇宙的真諦,他对人生的领悟和追求便超越了人的一切理念而彻底改变,甚至失去生命而在所不惜!所以他们不能接受世间还有这样无视权贵的大法弟子,这大大的伤及他们一党专制下 “莫非王土”的专横和自负。

谁不在权、利面前卑躬屈膝?!唯大法弟子虚空权贵视如草芥,淡漠利禄视如粪土。我们追求的,是对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同化和对世俗的超脱!

无论如何 ,这是他的眼泪所不懂的!

打 掉 株 连

二十三

前两次约见,先生在座我总是有所顾及,我无法无视他的存在,他通过参与这些谈话,使我在八小时之外继续面对他,我的家无宁日。

有一天,我突然悟到,我被他们内外夹攻,单位和家里炮火连天,单位里刚刚熄火,打开家门又继续开战,不能让他们这样连轴转的整我。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因为先生成了他们手里的一张牌,他们拿他来制约我,逼迫我,也给我的先生造成了很大的痛苦和沉重的压力。我要扭转这种局面。

我对办公厅主任说:“修法轮大法的是我,不是XXX,希望您转告部领导,不要把他扯进来,希望部领导不要搞株连。以后再找我谈话如果有他在场,我将拒绝谈话,无论是谁……”  

他们这才罢休。 从此,部领导再找我谈话时先生便不再来,但是战场转移,迫害不断升级。

随后,某部长和我的谈话已转入现场记录,大概是为下一步的处理做准备,谈话有办公厅副主任和若干个处长在座,这么多人参与谈话绝不是偶然的。

这种硬碰硬的摊牌,是把后果让我听得明明白白,大帽子能扣的都扣上了。我决不留一点余地,不给他们一点模棱两可的空间,继续从几个角度阐述真善忍的美好,取缔是失策的、错误的。首先,我以自身修炼的体会现身说法;其次,列举大量实例证实大法赢得亿万民众,取缔是失民心的;三、继续阐述政府取缔法轮功的依据是不实的,是造谣欺骗和强加与人。四、从法律角度强调修炼大法符合国家宪法,阐明合理性与合法性。五、指出江XX取缔法轮功的非法性,没有根据:以个人代党;中国司法的荒谬性:以党代法,以个人代法。

因有若干人记录和听众。我便侧重了上述洪法内容。虽然他不断的阻止我的陈述,但是,该向他洪法的、应该使他们生命明白的那一面的理我都尽力的讲给了他以及在座的各位同事,他接受不接受都是生命的选择,是机会。

这些阐述无疑触动了他们的疮疖和最腐朽的痛处,他依旧跳脚拍桌子,只能说这类人已泯灭了自己的良知 ,他也是在选择了。

这些陈述、讲真相都成为了我的罪名,并且被记录在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