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晓明]首页 

晓明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晓明  >  真相
不堪回首的日子(上) (转载)

44279

 【大纪元2013年06月21日讯】(编者注:中共的监狱是一个可怕的地方,那是人间地狱。身体失去了自由,精神也失去了自由,再加上繁重的劳动,使里面的人生活机械、单调而艰辛。没有尊严、没有人格,更多的是疲惫、是忧伤、是压抑、还有恐惧。众多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就被中共非法关押在这里。
这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期间,把自己所经历的看到的、听到的,写成的日记。她又冒着风险把日记从监狱里面传了

出来。经过法轮功学员的帮助,把它展现给世人,让世人了解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面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

***************

2010年5月31日 周一
步步艰辛 处处枷锁

今天是五月的最后一天,我被劫持到楼上出工整整一个月了,每天紧张疲惫的生活,更让我体会到监狱生活的艰辛,上厕所或去水房,不小心就会被恶犯训斥。有几个恶犯专门欺负法轮功学员,整天监视着法轮功学员,所以整天小心翼翼的。受了欺负也不敢多言,一双双无事生非的眼睛盯着。

我由于家人不理解,被亲人冷落,没有家人的照顾,没有钱,受众人的歧视,生活上更苦,没钱买日用品,没钱买东西吃,没钱买鞋,就偷偷的到垃圾箱里拣别人扔掉的破鞋穿。因此脚上被传染上了脚气,脚趾头缝中长出了红红的小泡泡。又痒又痛,一挠就破,白天不好意思挠,只能强忍着,晚上也没有热水泡脚,苦不堪言。

前天牙痛的厉害,中午饭是陈的大头菜汤和馒头,菜汤很难喝,有猪食味,勉强喝了一口,馒头也很难下咽,没什么可吃的,只能空着肚子干活。搬到楼上的日子更艰辛了,繁重的劳动,沉重的气氛,从早到晚都在车间里干活,压抑,喧闹,忧伤的情歌反覆播放,把我的伤感也扩大了。

每天的日子就是干活、吃饭、睡觉,单一的不能再单一了。步步艰辛处处是枷锁,艰难的日子无言的委屈,变成了泪水,默默的流淌。

2010年7月20日 周三 雨
在魔窟里被“病”倒外面的雨还在哗哗的下着,阴沉昏暗的天空在痛苦的流泪,发泄着积压许久的郁闷与悲伤,也在为迷失中的人而流泪。我坐在阴暗潮湿的囚室里,望着铁窗外灰濛濛阴沉沉的天空,一种悲凉与孤独笼罩着我。

由于长期的紧张劳累压抑、委屈与迫害,身体终于承受不住了,“病”到了,似乎很吓人,被狱警带着到监狱医院看,下边的医生直接把我推到院长那儿,他也看不了,院长说需要到狱外医院做检查再诊断。过了几天后,我被戴着手铐,由四个狱警围着,看管着,其中一个狱警紧紧的抓住我的胳膊不放,怕我跑了,坐着一辆破车,一路颠簸来到狱外大医院做检查,之后医生说需要做切割手术才能诊断。于是回到监狱等待着家人送钱来再住院治疗……

2010年8月9日 周一
经历了人生中最悲惨的一幕

天凉了,秋天来了,秋风吹得大墙外的树枝哗啦啦作响,我在监舍里又躺了一天。囚室里冷冷清清,没有食欲,没有温暖,感到很凄凉。

回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就像电视剧一样,一幕一幕出现在眼前,家人来接见,看我身体变成这样,很担心,接着送钱来去狱外医院住院,我很愧疚,这几年家人为我承受了很多,现在又在经济上拖累他们。

我又一次的被双手拷在一起,被四个警察看管着送到监狱管理中心医院住院,当我下车时戴着手铐,穿着斑马条子的劳改皮,被四个警察包围着出现在中心医院一楼大厅里,进进出出的人好奇地停足观看,像看外星人一样,不知我是什么“超级”犯人。

此时我的孩子也出现在大厅里,当看到她善良的母亲因为信仰“真、善、忍”而被关押在监狱里,身体却变成这样,现在戴着手铐被众人当坏

人看,她是什么心情。那种勉强的微笑和眼中的泪花,我知道她既难过又痛苦,让她看到这一幕真的很残忍。好几年没见面了,今天一见面看到的都是痛苦。当时我心里酸酸的,不知怎么安慰她,一句话也没说。我做手术的几天,孩子一直在外面着急地等待,既不能见面又不能通话,只能痛苦地等待。给一个刚刚成年的孩子增加这种人生阅历,是多么的残酷。

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其实也是监狱,低层医疗设施对外开放,上层楼关着许多有病的犯人和法轮功学员,我住的是八楼,有铁栅门,铁窗还有监控室,出入都用密码和头像识别的电子门,非常严,不是这里面的工作人员很难进出,而且还有值班警察监管。

这里面很邪恶,从外面带的东西一律不让用,都得买里面的,刚进去就检查搜身搜包,脱得一丝不挂,换上那里的病服。里面的病人走了一茬又一茬,用过的床单没人换洗,很脏有难闻的异味。我进去时刚走了一个,腾出床位给我,那床单上还有血迹。又脏又薄的被褥我接着用。

接下来就是检查身体做手术。检查时,警察先给我戴上沉重的脚镣和手铐,到二楼做检查。脚镣又紧又沉,每挪一步,脚脖疼痛难忍。

我经历了杀人犯的待遇,两次戴着沉重的手铐脚镣,做检查做手术时,让我惊心动魄,麻药对我不起作用,我能听到自己的肉被割的声音,同时感觉到丝丝拉拉的痛,接下来是疼痛难忍,手术之后是翻江倒海的吐,昏迷了两天,像死过一样又重生了。又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病犯,看到听到都是难过与痛苦。

有几个法轮功学员也在这里住院,这里的医疗条件很差,费用却非常高,一个陈姓同修,六十多岁,由于长期被奴工,得了半身不遂,住三天院却花去三千元,进来时是自己走着进来的,出院时是被人抱着出去的,病没治好,反而越来越重了。我还见到了王秀月老人,她七十多岁了,长期一个姿势躺在床上,一条腿立着不能动,生活不能自理。家人几次办病保,因为她坚持信仰法轮大法,本地不接收,监狱不放她。

我做完了手术,拆了线,又被四个警察劫持回监狱,我经历了人生中最悲惨最痛苦的一幕幕,让我刻骨铭心,难以忘怀。

2010年9月12日 周日 晴
被恶犯打小报告一天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过去了,今天是个大热天,但我囚在这阴暗冰凉的监舍里,感觉不到外面的热,只能从铁窗口望去,火辣辣的阳光把小草晒蔫了。

今天是昨天的延续,昨天发生的事,今天还在眼前萦绕。我昨天中午单盘腿坐着,被一个夜岗看见,认为我在炼功,报告给了狱警,当晚狱警找我去办公室训话,很严厉,又拍桌子又大声的训斥我,语气很尖锐。我站在她面前,离得很近,平静的看她生气发火,拍桌子,既不解释也不妥协,一句话也不说,她看我态度很强硬,没被她吓住,只好让我回监舍。回监舍组长又找我谈话,我表明了态度,我坚信大法,内心从没改变过,组长也很生气,立即又报告给狱警……

这狭窄的囚室,没有自由与尊严,没有阳光普照,充满了险恶与欺诈,恶犯包夹为了高分,人心各异,背后算计法轮功学员,冷漠无情。真的是像掉在狼窝里一样。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被无中生有的打小报告的事并不奇怪。我不再躲闪,不在绕圈子,坦然面对。

我厌倦了这种没有自由,处处受限制的“囚犯”生活,好想冲出这个阴暗的空间,每天得不到阳光,只能远远的望着阳光移动。

2011年1月13日 晴
装有毒的牙签

今天虽然是晴天,但有些寒冷,每天早上七点半出工或更早,晚上六点收工,十多个小时都在车间里劳动。车间里二百多人做工,机器声,说话声,吵闹声,还有放大分贝的现代摇滚乐、迪斯科,在这吵嘈的喧闹声中,日复一日的复制着每一天,度过每一天,单调,无聊,机械的劳动,疲劳吵嘈,有时让人麻木,有时让人烦躁,但无处躲无处藏。

今天装的牙签有毒,是残次品,木质发暗,发黄,里面夹杂着废料和木屑,还散发着难闻的霉味。牙签的形状又粗又短,样子很丑,装牙签的小塑料桶短粗,样子也很蠢。一眼就能看出,牙签是不好的木材加工的,装牙签的桶是用废品站回收的废弃的塑料加工成的,里外都很脏。此签此桶都有毒,装此签让人全身不舒服,有的人过敏了,脸上起了红疹子,红红的一片,痒痒的,有的人脸和手肿起来了。我也感到很不舒服,眼睛干涩,头昏沉沉的,感觉很疲劳。

粗短的牙签装在丑陋的塑料桶里,外面贴上漂亮的商标,商标上都是英文。多数人也看不懂。把残次的牙签和脏兮兮的塑料桶包起来,遮住了里面的丑和脏,包装好的牙签焕然一新,给人感觉好像出口转内销的产品,能把消费者骗了。纯粹是假冒伪劣产品。监狱就是大型的黑作坊,为了挣钱,什么活都接,还帮着小黑作坊做一些假冒伪劣产品,来欺骗社会,欺骗消费者。

2011年1月23日
奴工迫害 白天晚上都被干活

这段时间过得很辛苦,监区的活非常多,白天在车间装了一天的牙签,晚上回监舍还有任务,叠各种纸卡,有时叠到十多点钟,有的人加班到十二点,都累的腰酸背痛。一到过年、节,外面的繁华,监狱里人的辛苦,每天紧张的大口喘气的时间都没有。白天有白天定好的任务,晚上还要加班加点,晚上六点收工回监舍,一刻也不能耽误,被赶紧支架子,继续干活。有时为了赶任务,晚饭都没时间吃,洗漱时间到了,也不能去,怕浪费时间,一点都不敢懈怠,累的手、胳膊、肩都连在一起,发麻发涨,隐隐作疼,特别我手术的刀口,里面还没有愈合好,常常累的隐隐作痛。

监狱为了赚钱,把人当成了干活的机器,在车间干了一天的活,回到监舍还继续干活,监区总是在抢活抢活,大家手干着活,脑袋想的,嘴上说的全是干活的话,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同样的动作,机械,单调,真的变成了干活的机器。

我们很劳累很辛苦,伙食却很差,早上是粥,中午饭常常是大萝卜汤或大头菜汤,散发着猪食味,很难往下咽,晚饭的菜汤很少,只能自己对付吃一口,泡一小袋方便面,就算不错的一顿饭了,有时连热水都没有,只能空着肚子干活。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身心疲惫的煎熬着,有时感到很悲哀。明知道是迫害,却因为害怕不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随波逐流,一天又一天的煎熬着。每天看着疲惫不堪的同修,好沉重,再看看年龄大的老同修,每天她们和年轻人一样的被奴工,真让人心酸。

由于长期繁重的劳动,精神上的压力,精神上的压抑,生活上的清苦,有许多法轮功学员支撑不住,“病”倒了。

2011年2月3日 周四 晴
大年初一恶犯组长破口大骂

昨天是大年三十,2010年农历的最后一天。因为平时太累了,太辛苦了,所以都盼着过年,在紧张劳累中盼着这一天,在心酸的泪水中盼过

年,都希望时间过得快一些。再一个是盼放假,盼休息,盼改善伙食。

虽然在监狱里过年,大家都很在意过年,平时出工没有时间洗衣服,昨天放假了都挤在水房里洗被罩床单,水房里成了水帘洞,上面挂满了湿漉漉的衣服,下面人挤来挤去的还在洗,还在往上挂,进进出出的人流不断,水滴不时的滴在人身上,穿的衣服也湿了,脚下也湿漉漉的,走廊里也是湿乎乎的,一不小心就会滑倒。众人都在为过年而忙。走廊里大厅四周,铁门上都挂着花花绿绿的塑料拉花,各监舍的门上贴上了对联和福字。

此时外面过年的气氛更浓了,鞭炮声声,五彩的烟花在夜空绽放,陆陆续续的不断,监舍里许多人都沉默起来,我知道大家都在想家,想亲人。

今天是大年初一,按传统风俗,初一是不干活的,但监狱虽然放假三天,监区还是分了活,有的人大年初一就开始干活了,上午因为恶犯组长心情不佳,大年初一破口大骂全监舍的人。本来大家心情都不好,被组长一骂,更糟,这年过的好惨。我默默地在心里对远方的亲人祝福,祝福他们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2011年5月19日 阴
恶警突然搜查

今天是我反迫害抗工的第二天了,昨天一天都在痛苦中度过,一种刻骨铭心的痛,让我自责。

原因是5月17日晚收工回来,刚到监舍放下兜,厕所还没来得去,包组警官突然闯进监舍,崩着脸,严肃的让全监舍的人站队,脱衣服搜身、翻监、翻兜子,这突然地搜身翻监,让我措手不及。我站在走廊里,紧张的七上八下,因为手抄的经文都在兜里。

不一会儿门开了,二个警察拎着东西走了,我急忙奔到床前,看见兜里的东西全倒出来了,经文被警察拿走了,紧张的心一下痛苦起来。

冷静的思想前后发生的原因,才猛然醒悟,这次突然翻监是冲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来的,直接冲我来的,因为我的床紧挨着可恶的组长,组长发现我兜里有经文,就背后报告给了恶警,因此恶警突然袭击,把我们三个法轮功学员的床铺翻得很细,其它刑事犯的床都没动。

这次教训太深刻了,是由于我的懈怠与执著,才使得辛辛苦苦抄写的经文被搜走,损失惨重。这件事让我铭心刻骨,心痛的同时,更让我坚定和清醒,我抗议对法轮功学员的不公平。

2011年8月30日 周二 晴
被劫持到隔离区

我从楼上被劫持到楼下隔离区已有一周了,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中,我想尽力做好。这里的许多人不熟悉,有的刚认识,有的还分不清叫什么。我看到的只是每个人的外表,脾气秉性内质的东西还需要慢慢的去观察和接触。几天的相处,我已经感觉到了一些说不请的东西,一种悲凉隐隐出现。我似乎明白了,我为什么被劫持到这里,不单单是因为反迫害抗工,才劫持下来,新的魔难又开始了。

今天中午去厕所时,看到常姨默默地坐在厕所的窗台上。七十多岁的老人,因为信仰“真、善、忍”被枉判七年半,满嘴没有一颗牙,吃东西很费劲,身体经常不舒服。她所在的监舍人多人杂,空间狭窄,还有许多人挤在一起被奴工,电视的声音又大又吵闹。人生七十古来稀,她应该在享受晚年,现在却在监狱里煎熬。

六月时,常姨交了严正声明,表示要继续坚持修炼法轮功。监区就把她隔离起来,女儿来接见,不让她见,不让她去超市买东西,不让她定菜。有一次打水,偶尔碰到她,她说三天没吃一口菜了。我听了很难过,却又没有能力帮助她。

监狱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功),什么招都使出来了,精神上摧残,生活上“三不让”(不让买菜、不让去超市、不让接见),一旦被迫妥协放弃修炼,又被奴工,让法轮功学员身心疲惫、苦不堪言。

2011年9月29日 周四 阴雨
同修被迫害致死

早上站在铁窗前,看到大墙外,深沟坡上的野草黄了,对岸上的树叶也变黄了,被秋风一吹,飒飒作响,有的黄叶被风吹落在地上,满目荒凉。被绑架进监狱后,一直盼时间快过,送走一个秋天又迎来了另一个秋天。那份忧伤,那份凄凉还在心头,让我感觉到心痛。

前几天听到不幸的消息,同时被绑架进监狱的两个年轻的同修离世了,一个在监狱里被迫害死的,一个在监狱里被迫害致病重,病保回家不久去世的。听到这不幸的消息,大滴大滴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我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希望是谣传,但又抑不住内心的悲痛,回忆起我们在艰难的岁月中同甘共苦,互相鼓励、互相扶持,互相帮助,而现在……

前几天女儿来接见,她走后,我被悲痛和伤感包围着,感受到的是压抑、悲凉、孤独和寒冷。

2011年10月30日 晴
痛苦无奈的一天

现在是冬天了,早上五点起床时,天还没亮,外面黑黑的,起来很久才发亮,外面雾气茫茫,昏昏暗暗。中午时才见到外面明亮起来,也看不到太阳悬在哪。我感觉好久没见到太阳和月亮了,也分不清东南西北了,长期生活在这狭窄的囚屋里,忘了外面的大自然是什么样了,感受不到春夏秋冬的变化,只能从铁窗向外看有限的空间,树叶黄了,树叶落了,天气变凉了,从日历上才知道节气到了哪一天,一天复一天的闷在

这狭窄的监舍里,艰难的熬过了一天又一天,每天都希望时间过的快点再快点。

这几天装牙签,早上五点二十还在睡梦中,夜岗就喊洗漱,被很不情愿的起床、洗漱,外面还漆黑,就开始了一天的劳作,中午饭后休息一会,刚睡着,就被组长叫起来干活,很难受,很无奈,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天天如此的这么过,真是一种残酷的折磨。

昨天下午我站在窗前往楼下看,看到大墙内又加了一圈电网。高墙,电网,铁门,铁窗这一道道围墙,禁锢了里面的人的自由,抑制了里面人的思想,众多的被绑架来的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2011年11月16日 阴雨
大人物来检查弄虚作假一天即将过去了,不知是什么大人物来监狱视察,从昨天晚上监区就通知收拾卫生,昨天晚上把所有的干活的原料都转移到车间里藏起来了,今天早上起来就开始里里外外的打扫卫生,走廊里,监舍内都收拾的利利索索的,擦的干干净净。为了上面的检查,整个监狱做了充分的准备。所以一天都没干活,假装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条件优越,假装学习,蒙骗检查的。中午打饭是监区大队长亲自出马,还有一个警官跟着,看

来今天的检查非同小可,检查的人物来头不小,所以整个监狱紧张兮兮的,再加上阴雨的天气,更渲染了这紧张压抑的气氛。

2011年11月22日 周二 晴
冰冷的小号

监狱是人间地狱,今天又发生了一件让人难过的事,同修琳被关押进小号迫害,这么寒冷的冬天,只穿着衬衣、衬裤,小号里没有暖气。当时我的心抽搐到一起,泪水流了出来,好心疼同修,因为信仰“真、善、忍”被枉判12年,二十几岁的孩子在监狱里熬了将近10年,现在三十出头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埋葬在冤狱里。因为半夜打坐,被恶人们看见,打报告给恶警,因此发生了被关押小号的事,这样的事也不是一次了。

2011年11月23日 周三 晴
悲伤的一天

早上起来就抗工,不参加劳动,因此组长很生气,训斥我。我听说琳在小号里冻的心脏病发作,半夜被送进医院,两个包夹看着一夜。早上刚缓过来,又被送进小号迫害了。中午时,听到值班人员急促地呼喊声,琳再一次冻的心脏病发作,被紧急送回了医院。小号里那种寒冷是无法想像的。从一个包夹的口中知道,把琳关押在一楼,又潮湿又阴冷,还没有暖气,寒冷的大冬天强制她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他们就是这样毫无人性地折磨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

我悲伤是因为同修遭受如此的折磨,我悲伤是因为对法轮功学员不公平的待遇。刑事犯打仗、骂人、违纪、偷拿东西,都没有关押小号受这样的折磨,法轮功学员只是半夜坐了一会就被折磨成这样。我悲伤是因为步步艰辛,处处是枷锁,度日如年,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难熬。无言的委屈变成了眼泪默默流淌。(未完待续)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美婷
   06/25/13 01:08:43 AM
停止迫害!迫害停止!天灭邪党!清算血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