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晓明]首页 

晓明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晓明  >  真相
不堪回首的日子(下)(转载)

44282

 
 【大纪元2013年06月21日讯】(编者注:中共的监狱是一个可怕的地方,那是人间地狱。身体失去了自由,精神也失去了自由,再加上繁重的劳动,使里面的人生活机械、单调而艰辛。没有尊严、没有人格,更多的是疲惫、是忧伤、是压抑、还有恐惧。众多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就被中共非法关押在这里。
这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期间,把自己所经历的看到的、听到的,写成的日记。她又冒着风险把日记从监狱里面传了出来。经过法轮功学员的帮助,把它展现给世人,让世人了解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面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

2011年12月13日 周二 晴
单调枯燥的监狱生活

现在已经进入了深冬,还没有下过一场雪,我们这些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囚禁在这一席一地,和外界断绝了一切信息,中间有深沟、高墙、电网、铁门、铁窗,每天只能隔着铁窗望西北,忘了太阳从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升起来,又什么时候落下去,都看不见,哪是东?哪是西?我分不清了。

监舍里的生活单调枯燥的令人窒息,吃喝拉撒睡,言谈举止都是按照一种严格的规则进行的,如果说时间是运动的,那么在这里不是向前走,而是旋转的,围绕着压抑、郁闷、痛苦在旋转。身心疲惫和孤独,眼中的世界也变小了,外面的世界不存在了,眼中只有监舍这个狭小的空间,不管外面的阳光怎么明媚,监舍里始终是昏暗的。

11月22日,琳因为打坐被关押进小号,被冻的心脏病发作而住进医院,听包夹说,琳来例假大出血,一夜去厕所十八趟,由两个包夹看着,过半个月后,琳被恶警强迫着、包夹哄骗着写了类似妥协的东西才出医院,直接被劫持到楼上隔离组。我为此难过伤心。

在这个阴冷潮湿的没有阳光的囚室里,我感到寒冷和孤独,我很想出去,很想摆脱这个可恶的地方。

2011年12月25日 星期天 晴
圣诞节,监狱里响起了“法轮大法好!”

今天是圣诞节。外面一定很热闹,可在监狱里,一切照旧干活,既不是休息日也不是节日。

上午发生了惊心动魄的一幕:在八点时,楼下部份同修同时高喊“法轮大法好!”我当时心一惊,听着发自内心的喊声,我眼圈湿润了,想跟着喊,随即而来的是组长、帮教、包夹气急败坏的吵骂声,一边推搡着同修,一边捂同修的嘴,说出一大堆抵毁人格、侮辱同修的话,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就和她们理论,我问她们,喊“法轮大法好”不好吗?她们无语,也停止了说三道四。

我看到一个同修在走廊里向防火门口连续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恶组长拽她去捂她的嘴,还气急败坏的说着什么,其他组都有喊的,同修们开始反迫害了,让我很佩服。

这一下监区空气紧张起来,法轮功学员码坐,监区对各组长、包夹开会施加压力,降分数等,各组组长和包夹更加气急败坏,拉着长脸,说话都没有好气,监区恶警还鼓动车间的蛮横者到楼下来吵骂法轮功学员,吓唬同修,如果再喊就会怎么怎么地,有的甚至还想打同修,有个恶犯指名道姓地骂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年同修,只因她喊了“法轮大法好!”恶警利用恶犯来欺压打骂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这是监狱的一惯做法。

今天发生的事要改变今后的生活秩序了,早上五点二十起床,码坐,一直坐到晚上八点半点名,才开始拆被撂,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又加大了力度,气氛压抑得要窒息了。

2011年12月26日 周一
监狱利用恶犯欺侮法轮功学员

今天早上五点二十起床,十分钟洗漱打被撂之后,我开始扫地,擦门擦做工的大案板,擦窗台,擦地,忙完之后开始被坐小板凳。天还没有亮,外面还黑着,一天的码坐开始了,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现在我不再惊慌,不再害怕了,能冷静的想一想,恶人为什么怕同修喊“法轮大法好!”

现在,整个监区变的更加紧张压抑,晚上车间收工回来,监区恶警怂恿恶犯挑斗一些亡命之徒,来欺侮同修,有的大吵大嚷,有的说三道四,抵毁大法、诽谤同修。以前刑事犯打仗或违纪,全监区跟着降等,也没有发疯或找谁撒气,现在法轮功学员只不过喊了句“法轮大法好!”,在这个黑白颠倒的地方,恶警们却利用“诛连九族”的方法,来牵连全监区的人,挑斗仇恨,来仇视法轮功,欺压法轮功学员。

2011年12月27日 周二
狼烟四起

监区大队长亲自给各组组长帮教、包夹开会再一次施加压力,并告诉她们本月份分降等降到二分,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是她们监控不到位,对法轮功学员要严加看管,严格遵守作息时间等,所谓的作息时间,是给法轮功学员制定的,什么时间起床,几点码坐,几点去厕所等等。包夹听到分降后,气急败坏,眼睛都变绿了,看法轮功学员就像看敌人一样。

在恶警的指挥下,各组组长、帮教、包夹各显其能,监视法轮功学员更卖力气了,各组组长常常因为一点小事,小题大做,训斥吵骂法轮功学员,包夹们有了“上方宝剑”,更是不可一世。昨天早上就听到三组吵成一团,不知包夹又吵闹哪个同修,晚上收工回来,楼上的道长下楼来,站在楼道里喧泄了一番。说到高潮还想动手,被跟前的明白人挡住了。二组的包夹整天吵闹声不断,被非法关押在二组的法轮功学员多数是老年人,行动迟缓,被包夹恶犯大呼小叫的。

包夹还当着众人的面讥笑一位法轮功学员,这位同修被枉判12年,因绝食反迫害被灌食,留下后遗症,食道管受到伤害不断咳嗽,头不断摇晃,走路后退,行动缓慢,让包夹当成了笑料。

中午饭时,医院里的一个精神病人高喊“法轮大法好!”其实这是监狱恶警搞的阴谋,他们利用精神病人喊“法轮大法好”来引诱法轮功学员上当,恶警坐在监控室里观察每个学员的一举一动,妄想迫害同修,侮辱法轮功,真是邪恶啊!精神病人的声音很快被众多同修识破,监狱迫害同修的阴谋没有得逞。

整个监区里气氛压抑得快要让人窒息了,2011年的最后几天怎么这么难熬,形形色色的恶犯藉此机会表现自己,本来与她无关的事,也跟着到楼下大吵大嚷,吓唬法轮功学员,迫害着无辜的法轮功学员。

2012年2月4日 周六 晴
沉重的一天

今天是立春,寒冷的冬天过去了,春天不紧不慢的来了。外面的阳光明媚,我站在囚屋内,望着外面的阳光,阳光无私宽容的普照大地。

新年似乎过去了,早上起来被逼着扫了一阵毛,给新做的警服剪线头。我感觉时间似乎慢了,回家的心、冲出去的心强烈起来。外面的天气那么好,我们却囚在这个阴冷的屋里,一道道铁门锁着出不去,上厕所包夹跟着,去洗漱盯着,一言一行都在包夹的监视中。让人很不舒服,囚屋里的冷言戏语不断,更让人难受。

2012年2月6日 周一 阴
伤感的正月十五

今天是正月十五, 窗外辟里啪啦、辟里啪啦地放着烟花。有远处的,有近处的。同监舍的犯人有的趴在窗台上向外望。她们发出惊喜声、赞美声、嬉笑声,外面还有喧闹声,外面过节的气氛好浓好浓。

囚屋里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特别,没有过节的气氛,也没有电视看,冷冷清清的。只是监狱给放了一天假,一放假屋里的人多,空间狭窄,我只能在床上呆着。所以我也没有到窗台前看烟花,站在铁窗里远远望外面高空中的烟花,会给人带来伤感。

我有些郁闷,感到孤单,想起了茹,我的好同修、同学又是同事。一起被绑架,一起被关押,一起被判刑,一起被劫持进黑龙江女子监狱,一起被开除公职。又同时间在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住院,而且在一个屋。一路走来互相照顾,互相鼓励,在魔难中互相帮助。2010年8月5日那天她家给她办病保回家。我又回到女子监狱,从此分离。她回家不到一年被迫害离世,一想到她的去世,我就泪水涟涟,悲伤涌上心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愿相信这是真的,她还那么年轻、那么豁达、那么有才华,被中共迫害早逝。走的这么匆忙。

春天来了,应该把冬天的郁结都融解风化掉。

2012年2月28日 周日 小雪
霉暗的囚室

一天在忙碌中过去,上午被给警察服扫毛,紧接着搓棉签,中午饭后又扫毛,搓棉签。时间在这紧张又机械中过去。

下午又新绑架来了四个法轮功学员。每次新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都在三楼囚室里洗脑迫害一段时间后,再被劫持到四楼。这样我们几个人楼上楼下的帮助她们搬运东西。一个学员被分到十组囚室、一个学员被分到三组。十组一进门就有刺鼻的霉味,进屋一看,四周的墙上、天棚上全长绿毛,整个墙壁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绿霉点。屋里更加阴暗潮湿,像一个年久失修的仓库,可是里面挤满了十八个法轮功学员。看到同修小芹,我很心疼她,她身体虚弱的出不了工,长时间在这样潮湿发霉的囚屋里呆着,身体怎么能受得了啊。到三组一看天棚也是如此,只是霉味不像十组那么大。

2012年3月8日 周四 雪
监狱里的包子

今天是3月8日,是邪党的妇女节,全监狱放假一天。窗外正飘着雪花,纷纷扬扬的雪花在空中飞舞着。老天阴沉了三天了,雪时下时停,整个一个冬天景象。

晚六点洗漱出来,看到关押在二组的王姨难受地蹲在厕所门口,脸蜡黄。包夹犯人很漠然地、不耐烦地站在她跟前。六十多岁的老人,在这里受煎熬,因为信仰“真、善、忍”,邪党冤判她六年。回屋后心里一直牵挂王姨,八点左右的时候王姨被送进了监狱医院。

一个包夹犯人和家里人打电话,和八十多岁的老母亲通话,母亲问她中午饭吃的什么?她说包子,母亲说还能做包子啊,她说就是把馒头抠个洞,里面放上馅,就是包子,母亲听后哭了。

刑事犯可以给家人打电话、通信,可以接见,可以随时去厕所,可以洗衣、刷碗。可是法轮功学员却没有任何自由,被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里玉书,被灌食迫害十年,十一年里家人多次来探望,可是监狱只让她哥哥和丈夫见过一次,其他人都没让见过。如今,里玉书已被迫害的瘦骨嶙峋。

中共监狱的邪恶,是一般人很难想像的。

2012年4月2日 周一 晴
“法轮大法好!”

这几天气温下降,在囚屋里感觉到很冷。

早上七点左右,对面过道囚室有一个同修高喊“法轮大法好!”连续喊了很多遍。听到这亲切的声音,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内心的激动无以言表,我多么想和她一起喊啊。此时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和她一起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这喊声引来了恶人的制止。听到打骂与捂嘴的声音。楼道里空气一下紧张起来,恶警牛翠松马上给各组长开会,施加压力,怕法轮功学员都跟着喊。

上午坐那儿搓棉签,心里压抑得难受,我多么想放开声音自由地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2012年4月12日 周四 半阴半晴
监区长亲自监督翻监

劳碌了一天,总算休息了。感觉很疲惫,很想躺下来睡一觉。

今天上午一直忙碌的搓棉签,下午一点钟,有人告诉楼道里要翻监,都到走廊里去站,其他组的人已经在走廊站着了。各组警官、恶警们都在走廊里搜身,先排着队让警官在身上上下摸,再脱去衣服,脱了鞋,摸兜看鞋里面。此时没有了尊严,更谈不上人格了。

然后恶警们进屋翻铺。监区长沉着脸亲自来监督,进各组看看翻的情况。各组警官翻的更仔细了。此时整个楼道充满了紧张与恐惧。

我平静地面对着,这一切像电影一样放映着,发生着。我不再紧张、不再恐惧,也没有了压力。像看电影一样平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这一切似乎与我无关,我只是个观众。

没有了怨,也没有了恨。

2012年6月3日 周日 阴雨
可怜的刑事犯

早上发扫毛的活,组长发现发的不公平,就发牢骚但不敢跟警察说。没有人主持正义,许许多多的不公平,只能背后发牢骚。然后她们自己安慰自己,再转移话题搞笑几句,日子就是这样熬过去的。

犯人们每天说的话题最多的是,这个月多少分,上个月多少分,谁降等了。一共挣了多少分了。几月份有卷啊?什么时候报卷啊?报卷还差多少分?能减刑多长时间?这次报卷有谁谁?有多少人等等。要不就是算这次减完刑还有几年,什么时候回家等等。她们把分看的非常重,为失去一分而痛哭流泪,为多得一分而高兴的请客。为了分什么都敢做。监狱恶警们就利用分来牵制她们,让她们监视迫害法轮功学员,欺压法轮功学员。她们也很可怜,自己被利用了还很高兴,自己欺压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犯罪了还不知。

2012年7月19日 周四 晴
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已到极点

法轮功学员大秋今天中午被牛队长带走了,因为大秋在车间抵制多加的活。两个大队长就想找她的小脚,特意让一个小警官翻号,是针对法轮功学员的,一遍没翻着东西,对法轮功学员又翻第二遍,翻出了一张纸上面写着经文,两大队长就找她谈话,她不妥协还和牛队长讲真相,被牛队长带走关押进小号迫害。这是大秋第二次被关押小号迫害了。上一次是去年的11月份,小号里没暖气阴冷潮湿,还特意开窗户冻她,每天只喝稀粥。监区里是杀鸡给猴看,吓唬胆小的。小号里还关押着其它监区的同修,每天上午八点钟就听到小号里传来“法轮大法好!”的喊声。同时也听到捂嘴和吵骂声。

十监区的气氛更沉重,法轮功学员互相之间不许说话,洗漱、上厕所由包夹跟着出一个进一个,这一切都由恶犯头张芳菁(38岁,组织卖淫罪)唆使其他犯人干的。

法轮功学员里玉书不配合迫害,恶犯包夹邓忠焰就对里玉书拳脚相加。7月12日,里玉书上厕所,被恶犯张芳菁、张贺、马淑华等七、八个人连踢带打拖向监舍。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这里的法轮功学员们现在被严加监控。全监舍二十多人,日夜监视不得出去半步,如果走出去就扣包夹和全组犯人的分,来挑唆犯人仇恨法轮功。

邪恶迫害已经到了极点,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光着上身去卫生间和洗漱间,邪恶的流氓警察和犯人感到非常开心和耻笑,只有那些人性良知尚存的人看到,感到气愤和同情,但不敢前来相助。7月16日法轮功学员李佩贤上厕所,张芳菁不让去,结果尿到内裤里,现在李佩贤被剥得一丝不挂,恶犯就在她后背上写上“犯”字,这些都是在张芳菁的唆使下干的。女子监狱每天都在发生着这种毫无人性的事,折磨着法轮功学员。

后记

我被绑架进哈尔滨女子监狱后,一路走下来,更让我坚定了自己的信仰,让我坚强,让我明智,更让我清醒。更能分清谁善谁恶,谁正谁邪。一个不让人做好人、迫害好人的政党不是邪恶的吗?

每当回忆这段在监狱里不堪回首的经历,我都会泪水涟涟,那种沉重的压抑,那种凄惨与悲凉,那种委屈与痛苦还在心头萦绕,挥之不去。中共恶党对法轮功迫害的十四年中,我受到的迫害和我看到听到的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迫害,只是冰山一角,那些被判十多年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的,被迫害残废的已记不清多少了,真是罄竹难书。

我从魔窟中出来了,身心都伤痕累累,眼睛花了,头发白了,牙齿松动脱落了好几颗,脸上皱纹增加了许多,当年年轻睿智的影子没有了。这场迫害让我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家庭,变的两手空空。即使这样,派出所、610、社区、片警仍然不时上门骚扰,还监听电话。为了自由,我不得不远走他乡,流离失所,过着漂泊的日子,再一次让我体会到生活的艰难,让我感受到这场邪恶的迫害还在继续着。

我常常想起被迫害失去生命的同修,和他们相比,我是幸存者,因此我要把我的亲身遭受的迫害说出来,揭露邪党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打压与迫害,大声呼吁国际社会伸出正义之手,立即制止这场迫害,让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早日重见天日,为失去生命的法轮功学员伸冤昭雪。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