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晓明]首页 
博客分类  >  奧秘探索
晓明  >  轮回
轮回纪实:海之缘

45313

作者: 牡丹江大法弟子 苍海人间
【正见网2012年04月12日】
我从未见过大海,但我在修炼之后,便多次的梦到、感受到或见到大海,和它结下了千丝万缕的缘分。

我是一九九七年通过母亲得了大法的,我当时并没有感到有多大的惊喜,一切都觉得是那么的顺理成章。而且对这本书一点也不陌生,好象是曾经读过(其实我过去对气功一类的书从未看过)。当天,师父就给我清理了身体。当晚,我便梦到很多的人在一个一米多深、清可见底的大河中捞宝,但是谁都没有捞到。我好奇的走到河的中央去看,在我的脚前一连串的水泡冒起之后,几枚法轮章被水泡托起,一伸手,他们便直接落到了我的手中。我还没细想是怎么回事,河里的人已经沸腾起来,大喊着:“宝贝让她得去啦,快抢啊!”所有的人都追我、要抢我的法轮章。我跑到山上一个两米多高的石头前,后面便都是追我的人,我闭上眼睛,后背使劲的往石头上一靠,便进入了石头里面。石头里面很宽阔,陆续来了许多很高大的人向我行礼。我直着往里进,走到尽头处,眼前豁然开朗。我真是无法用人间的语言来描述这里的美丽。到处都是绿的草,衬着鲜的花,漫天飘着五颜六色的鲜花和花瓣,境界中的那种清新、那种透明让人立刻便置身到了名利情外。二十多个只有十四、五岁,美丽绝伦的女孩子坐在鲜花构成的飞船上,在空中嘻笑着玩耍。这便是我进入三界前的一幕。

我从一个层次中下走,和这些女孩子结缘一路下来,然后在这一层次中,等待着大法开传。她们都叫我“圣姑”。那天,我微笑地看着这些女孩在飞船上玩。一个女孩跑过来对我说:“不好了圣姑,霍研跑了”。我往下一看,霍研已经进入了三界(霍研是我这一世最好的一个朋友,她这一世的名字就叫霍研,她和大法擦肩而过,信了某一西方宗教)。我对那些女孩子说:“霍研走入歧途了(我看出她和旧势力签了约),我得下世去救她。你们好好的在这里呆着,时机到了再下世。”接着我也跟着来到了地球。

因为来的太早,当时正处在上一个地球,我便在大海里等了整整一世。那时是只大海龟,在万米深的大海里,近乎静止的海底,等了近一亿年。在这一次地球刚开始的时候,我和师父(就是现在我们的恩师)就生活在黑龙江一带修炼道家,那一世我无父无母,是师父把我养大的。那时师父的神通很大,我们和天上、海里的神都能接触。那时,黑龙江地区一带还是一片大海,我和师父就在海边山上的一个山洞里修炼。有一天,大约我十一、二岁的时候,看到师父在打坐炼功,耐不住寂寞,我就独自跑到了海里去玩。我很喜欢到海里去玩,他们都不敢惹我,龙王的那些好吃、好玩的我随便动。龙王听说我来了,赶快的躲了起来,我在他的龙座上跳了好一阵子也没人理我,我就走了。刚出大海,龙太子就追了来,非要治治我的嚣张,我摆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失手打死了龙太子。这下可闯了祸了,海里的生命不干了,有修为的都出来了要弄死我,整个海面上黑压压的全都是,我根本就打不过他们。我一不做、二不休的深吸一口气,冲着大海吹去。这一口毒气便要了整个海族生命的命。海面成了黑色,距海面八十公分的高度简直成了黑瘴,海面上飘浮着一望无际的死尸。我这一口气吹出之后,也被眼前的一切吓傻了。过了一会,才惊慌的飞回山洞里。

师父正双盘着在石头上打坐呢,这时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瞅了我一眼,平静的说:“又闯祸了。你呀,总是让心。”然后,师父冲着大海的方向,微张着嘴,向自己的嘴里吸气,海面上的黑气都腾了起来,越汇越窄,到了师父的嘴前,已经象条线似的,被师父吸了进去。整个海面也象被净化了一番,无比的清亮纯净,海里的生命又都活了过来。瞬间,这个海又被演化成了现在家乡的绥芬河。我看到许多人从这个河里走来:这世的邻居、同学、朋友、亲人,还有许许多多认识和不认识的。

正法到了现在,我已然明白,师父给我演化出这一切,是告诉我我已经和这一方水土结下了缘分,所以在最后正法的一世,又来到了这里挽救这方生命。我地有一位老年大法弟子,九六年便开始学法,始终很坚定,三件事也做的很好。可就在去年的秋天,她出现了一个很可怕的情况,时常的出现舌头往嗓子里抽。一到这时,就上不来气,憋的手挠脚蹬的。同修妈妈把她接到了我们家。

第一天,一位大法弟子开天目看到是一只大海龟在干扰,我们围成一圈发正念它也不怕。第二天我们在一起切磋应该善解。在善解时我听到一个声音说:“她多好啊,成了大法弟子,而我呢,我多惨呀!”我奉劝它不要干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而它不听,一心要报仇。这天,同修阿姨更重了,而且一天就出现了两次这种情况。第三天我们见善解不起作用,就决定销毁它。七点正念时,我听到这只大海龟对我说:“你怎么还销毁我呢,我们在海里可是有缘份的。”八点正念时,我天目看到这只海龟躲在一个很深的空间,我请师父加持,用佛法神通定住它,然后另外空间的一个我提着剑飞过去揭掉了它的壳。我这面身体继续发正念把它化成一滴水,我眼睁睁的看到这只海龟越来越小,最后化成了一滴比重比较大的水,在大海里往下落。可就在这时,我发出去的神通却一下子散没了,而且这滴水又变成了一只寸长的小海龟。一个无比慈悲的声音从大穹深处传了过来:“饶了它吧,它已经不起作用了”。我愕然在那,不知该如何是好。九点正念时,我请师父帮我,如果该留,让我的神通不起作用。这次,我看到那只小海龟在浪花窝里玩,我发出的神通没有过去。通过这次的正念,我也知道了自己、同修阿姨和这只海龟在海里曾结缘过。

在九七年我刚接触大法不久的时候,一天似梦似醒间,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大海,海里瞬间给我升起了一条宽阔的水泥板桥。我不假思索的就走了上去,立刻,海里出现了许多巨大的动物,刹那间布满了整个海面。好多几十米长的鲤鱼在我的头顶上、桥上跳来跳去,几百米长的各种颜色的巨龙在低空盘绕飞腾,还有巨大的海龟和其它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动物簇拥在桥的两侧。那种壮观、它们的喜悦实在是无以言表。后来好几年,我都常常的梦到或感受到那个大海,看到那些巨大的生命在海里游动,有时自己还会趴在它们身上或抓住它们,让它们带动自己游,它们都会很高兴。

最近这近十年的时间,我却再也没有去过那个大海。今年三月末的一天,我又梦到了大海,自己直接到了万米深的海底,却始终没有见到一个生命。海底有一个巨大的宫殿,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实在不敢相信一个宫殿会有这么的庞大。从它的规模和气派上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当年这里的庄严豪华。这曾经就是我的宫殿。在宫殿的尽头处,是巨大的、冲出了海面的冰柱。我离开这里之前,曾在冰柱里下上了一道封印,然后用冰柱将这道封印封在里面。这之间,曾有一些得道之人想要破开这道封印,但都没能成功。我站在冰柱前,解除了封印,一张纸便落到了我手中,上面是几行图形一样的文字。同时,一个‘我’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封印开了,大劫难开始了”。这时,平静的海底开始了地震,并逐渐的向宫殿这面扩过来。我赶快向上飞,还没飞出宫殿的范围,对面出现了一个很平整的围苑,两条龙被困在这里。一条朱色的、气派而又雄壮的、透明一样的龙兴奋的冲我喊着“主人、主人”。我脱口就叫出了它的名字“小星”,它高兴地说:“主人,亿万年了,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小星是亿万年前我的坐骑,我离开这里时怕它闯祸,将它困在这里。这时我直接解除了对它的束缚,这两条龙便也隐身跟我走了。

一梦醒来,心思好久不能平静,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主元神真实的所经所见。但这一切是师父的安排吗?符合正法的进程吗?我心里划着一个大问号。师父讲法中提到:大法弟子很多都是高层次上下来的王或主。我们那时都是具足神通法力的。那么我们来世时,在看不到师父安排的一切的情况下,一定会给自己下上一些机制的。正法到了现在,世间的形式到了现在,我们大法弟子能做的是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我们只要师父的安排。我们过去给自己下的那些机制,不管是什么样的,只要不是师父的安排,我悟到都该破除,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写到此,内心也变得祥和,自己看到、梦到的远不只这些,仅写于此,和同修们一起感受我们为得大法而结的这些缘。感谢恩师。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