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晓明]首页 
博客分类  >  影视明星
晓明  >  时事
从《我不是药神》想到的

73263

     当今的中国,医疗、房价、教育三座大山正压在老百姓头上,《我不是药神》反映的就是当今中国的高药价,一瓶治疗慢粒白血病的药物格列宁要四万元,四万元一瓶的药,吃不起,求生的欲望让人不得不吃,为了买药吃,家破人亡的大有人在,这在拷问中国现行的医疗制度,药是救命的还是要命的,“命就是钱”。这部电影的结局说药品已进入医保......寄希望于政府。如果不这样拍,这部电影可能就过不了中共的审查。

《我不是药神》的主人公程勇原来卖印度神油保健品,经常交不起房租,生活贫困,连抚养孩子的权利都要被离婚的妻子剥夺,因生活所迫走上了走私印度慢粒仿制药物——格列宁的路。这种瑞士进口的药在医院一瓶要四万元,患上慢粒白血病,真是要钱要命,让人家破人亡。求生的欲望又逼人去寻找解脱的路,终于,程勇贩卖的印度格列宁价格远远低于四万元,并打开了销路。但张长林贩卖假药的事件让他认识到在中国这是违法的,即使这种药是真的有效,也是要被判刑的时,他开始退缩了。他不卖了,意味着千千万万的慢粒患者吃不到药,医院的高价药又吃不起,只能等死,或者无法面对生活而丧失了对生活的希望,并因此而发生了割腕自杀的惨剧。因道德的使命感让程勇重新走回贩卖印度格列宁的路,他也明知这挑战的是中国的法律,这条路有多艰险。进价两千的药只要五百元一瓶卖个病人,赔本卖药,这已经不是在做买卖了,这是在救赎。赢得的是人心。中国的法律是一部恶法,在善与恶的较量中,看每个人的人心,包括警察。做警察的他的大舅子就是在追查这起案件中,一个身患慢粒的老妇人含泪对他说:“四万元一瓶的药,房子吃没了,家人被吃垮了......”明白真相后的警察受良心的谴责。用王阳明的话讲:致良知。每个人都有良心,是能分别出真正的善与恶的。于是他宁肯辞职也不愿再干这种亏心事!那么我们联想到今天,在中国大陆,身患重病包括白血病走投无路的人,后来修炼了法轮功而痊愈的学员(我曾经亲自接触过这种大法弟子),他们感恩大法、感恩师父,在反迫害中向世人讲清真相,那些抓他们的警察明白了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同样面临善与恶的选择。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通过这部电影,大家要看清中共邪党的邪恶,中共的法律是一部恶法。认清中共的邪恶,退出中共邪党,是最明智的选择。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