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晓明]首页 

晓明
博客分类  >  其它
晓明  >  其它
邪恶中共国历险记(二)

7875

/晓明

我从山西太原乘车到某地,经青岛的仓口转车,从仓口火车站出来,火车站口有很多人举着牌,写着到某某地方,我没理会。自己出了站,看见对面的停车场上有辆车上写着到某地。我当时就问,是到某地的吗?司机说这是一辆接送车,免费送到车站,到某地七十五元。由于人生地不熟,我想那也挺好,就上车了。过了一会儿,我看没人上来,当时挺诧异。过了一会儿,另外一个戴着墨镜的人也上车了挨着司机坐在前排。
车开动了,路也变的越来越崎岖,我感到不太正常,心也变的不平静。我问还需多久?司机也感觉到了我的紧张,说快到了,车越过一条崎岖的小路到了一条大道旁停下来了,司机旁边戴墨镜的说到某地一百元。我说你们怎么说的不符合,刚才司机不是说多少钱吗?我觉的可能上当了。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一辆到某地的巴士经过这里,他们拿着我的行李,然后要我给他们七十五元,我说你们这么近就收我七十五元呀。墨镜威胁着恶狠狠的说,你给不给?!说着就拿着我的行李往回走。我急了,真倒霉,碰到了无赖,不得不给了他钱。
其实象这种拉客,宰客的现象,在当今的邪恶中共统治的中国,比比皆是。在全国各地的火车站、汽车站都有。当今的邪恶共产党统治的中国,人们一切向钱看,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
 还有一次,由于飞机晚点,到青岛时已经是晚上了,到另一个城市的车已经没有了,但我晚上要赶到那里。我与那边的朋友取得了联系。他说可能还有到该地的出租车。要我打的到高速路口。当时我坐的出租车在路上就耍花样,强调没有到某地的车了。说到火车站上去乘车吧。我说你就送我到某高速路口吧。他没法。当他把我送到某高速路口收费站,那里正好有一辆出租车。他说我帮问问。我下了车,他也跟着下了车,我问那个出租车司机,到某地多少钱?他说要四百。我说怎么这么贵。于是与那个朋友联系,讲了情况,他说不要这么多钱。我想我先与那个司机结帐,那个司机说五十元。我马上严厉的说,不可能!你给我发票。不就二十多元吗?同时我就看他的车牌号,他马上想挡住我的视线。我感觉到了他的害怕。不久他就没坚持了。这时另外那个出租车司机说到某地两百元吧,天也黑了,早点走吧!
     我乘上了那辆到异地的出租车,这个司机就与我讲起了为何刚才那个司机要五十元而后来没坚持了,是因为他给了他八十元。不然他不会罢休啊!并告诫我在外地要多小心。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要小心啊。我说我不怕,我留有他的发票,记住了他的车牌号,可以投诉他,他不敢怎样。
   我问他为何要给他钱,他说没办法呀。不给他,他会举报我异地经营啊!就走不了。想起来就不平衡啊!前不久就因为这事,差点都打起来了。刚才你下车时,他在背后做了个开价八百元的手势。还好你给你朋友打了电话。他也就没法了。如果你给我八百元,我也就拿一百元。他说前不久一个老外打的到这,最后这个青岛出租车司机收了人家五百元美金,而给我才一两百元人民币。
   谈话间,我觉的这位司机人品不错,就与他聊起了在当今共产党统治的中国,共产党是当今中国社会一切弊病的根源。中国人要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必须要有公平的社会制度的保障。在贵州平塘县有一块奇石,上面有天然形成的六个字“中国共産党亡”,现在是天灭中共的历史时刻,退党退团退对保平安。中共灭亡了,人心向善了,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不公平了。他听了欣然退了团,退了队。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