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晓明]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晓明  >  追寻
追寻师父的足迹之六——大连之行

8496

每当看到法轮大法弟子回忆李洪志师父的文章,字里行间流露出的那份感恩之心,无限敬仰之意,我不禁被感动得流泪。师父自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至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在中国大陆共办了五十四期法轮大法学习班,共有六万人参加。

当年师父传功讲法的场所,经过的地方,都是我要寻找的,希望能给我启示,更好的理解法。

师父曾两次在大连办过班。因此我一直希望有机会能去大连看看。

记得看过一位大法弟子的回忆:
由于大连的一再邀请,李洪志师父答应在大连再办一期班。
然而在乘坐飞机的途中受到了很大的干扰,最终从济南乘车到烟台,从烟台乘船到大连。大法弟子回忆道:

“......这时天突然暗下来了,天空乌云密布,天色越来越暗。刹那间起风了,一阵风过后,噼哩啪啦的下起了大雨。我们站在候机厅里隔着大玻璃墙,看到外面从天而降的大雨点打到广场的水泥地面上,激起了层层雾气。瞬间地上的雨水形成溪流,又连成一片汪洋。雨越下越大,天连着地,地连着天,看不到对面的山峦、楼房。雨不停的在下,许多次航班都已经停飞,我们这次航班预告晚点,晚点时间不明。我们進到候机室里休息,看着外面雨不停的下着。在雨稍小的时间里看到有的飞机在雨中起飞降落,但是我们乘坐的航班始终没有任何的消息。我们询问飞机什么时候才能起飞。服务员告诉我们,这次航班是从长春起飞到济南,再从济南飞往大连。由于天气原因,飞机什么时间到,尚不清楚。
……

师父和我在飞机场宾馆住了一宿,第二天也就是六月三十日上午又到飞机场候机室等候。天一直是阴沉沉的,雨一直在下,大家心里都很焦急,多次询问机场的工作人员,但始终都没有准确的答复。
……

师父亲自耐心的与服务员讲:我们已经延误了两天了,大连有几千名学员等着去讲课,不能再等了,不能再延误了,要求飞机场帮助我们解决。能安排飞机更好,没有飞机,用客车把我们连夜送到烟台,我们从烟台乘船去大连也可以。服务人员看到这么多人都不离开候机室,听了师父的诉说,很同情我们的处境,答应再次向他们的领导汇报我们的困难和要求。

我们在候机室里等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服务员通知我们,机场领导答应了我们的要求,全价给我们退机票,然后出车连夜将我们送往烟台。退票后,我们在候机室外面又等了约一个小时,机场的大客车终于来了。汽车开出了飞机场,在夜幕中驶向烟台,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时候老刘对大家说,大家静一静,让师父休息休息吧,师父太累了。学员们主动让出了座位,让师父躺下来休息,大家都静静的不出声。

从济南到烟台一路夜行车,大家默默无声,车厢内静悄悄的,唯恐惊动师父,只听到汽车在雨中风驰电掣的行驶声。此时,我的心也随着风声雨声汽车的轰鸣声跌宕起伏,思绪万千……。

七月一日清晨我们到了烟台,一下车看到风和日丽,万里晴空……街上行人还很少,我们先到客运公司购买船票,我们是头一号,买的是《新世纪号》快艇上层座席……

经过三个小时的航行,《新世纪号》汽艇進了大连港,靠了码头,我们看到那么多的大连学员打着横幅,捧着鲜花在欢迎师父。我们簇拥着师父来到甲板阶梯处,让师父先走。师父站在《新世纪号》汽艇甲板上向学员们招手,看着高大、伟岸、威严、慈悲的师父从阶梯上一步一步缓缓的走下来,大家高兴的心情无法言表,热烈的场面无法形容。大家都争着给师父献花,和师父握手。止不住的激动的泪水,情不自禁的流淌着。我按动快门,留下了历史这一珍贵的瞬间。”

从大法弟子的回忆中,我深感李洪志师父传功讲法的不易。

我决心沿着师父的足迹,去大连寻访当年师父传功讲法的场所。

我从烟台买了船票,从烟台港坐船抵达大连港,再打了一辆车抵达大连外国语学院南院。据记载:1994年3月27日至4月4日,大连第1期法轮功学习班在辽宁大连外国语学院南院礼堂举办,参加人数约600人。大连外国语学院南院位于胜利东街与延安路交界处。

清晨,我在外国语学院南院门外徘徊着,思绪万千,最终没有進入。然后去寻找大连市机车厂体育馆,据知:1994年7月2日至7月9日,大连第2期法轮功学习班在大连市机车厂体育馆举办,参加人数约1500人。

最终我找到了大连机车厂,这是一个很大的厂,位于兴工街与中长街的交界处。但最终没能找到机车厂体育馆,据一位司机讲,机车厂体育馆被拆了。大概位置可能位于新建的博兴特大酒店附近。

我不禁感叹,世间变化很快。十五年过去了,当年师父传功讲法的很多地方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些已经没有了当年的踪影。唯独师父当年传功讲法的伟大时刻,曾在这个世界发生过。

人世间的现实,其实是虚幻的,是不实的。人认为的现实,都会发生变化的。想想现在很多人耗尽一生的精力在追求房子,也许几十年后这些都不存在了。有些人求名求利,有些人追求成功,然而这一切都是空的,有一句话叫“是非成败转头空”,确实是很有内涵的。

唯有修炼得来的东西,才是真正永恒的。

虽然当年师父传功讲法的场所,有的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当年师父传功讲法的一幕幕将永铸史册,为千秋万代所传颂。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